好小說比馬華特性重要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HAPPY -

日期: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時間:晚上七時地點:邵氏廣場紫藤茶原決審評委:黃錦樹(簡稱“黃”)蘇偉貞(簡稱“蘇”)梁放(簡稱“梁”)記錄:林德成

本屆花蹤馬華小說組參賽作品共六十七篇,由初審評委周錦聰、黃俊麟、梁靖芬選出三十篇晉入複審;再由複審評委梅淑貞、李憶莙、陳志鴻選出十篇晉入決審。

【整體意見】

梁:小說有一定的規律格式,內容和 書寫方式並重。馬華文學作品內容應要談論我們社會的現實問題,這些入圍作品,好幾篇都有這樣的傾向。當中幾篇文字不錯,內容卻單薄了一些。例如有一篇談情人幽會的,作為小說有可看性,內容卻不屬於馬華文學範疇。我認為,馬華文學作品要有在地內容和在地關係。好像第一篇〈想像〉,根本就沒有馬華特性。 蘇:這一次評審喚醒我之前閱讀馬

華文學作品的經驗。我想從兩點去談,第一是文類,作品裡看到族群和記憶。我以為族群、成長和記憶已經寫到極致了,但我讀了這些小說仍覺舉重若輕,把習以為常的成長經驗及記憶像水墨畫似暈開、重現,仍有人在嘗試這個文類的實驗。此外,幾乎在每一篇小說裡,我都看到奇特的現象。有幾篇小說的敘事者觀點屬於跳躍式,不論第一人稱抑或全知觀點,皆很輕易打破界限。我一時還沒頭緒,這究竟是作者的技藝太嫻熟,還是屬於不那麼訓練有素的作者,不知道敘事人稱上面需要統一。當我問參賽者是不是老手時,主辦單位說很多是新人,這就讓人很訝異了,這些作者有嫻熟的技藝去掌控敘事聲音。這一次小說限制一萬字,我發現好多作者寫到九千多字,寫得很滿,把內容議題都推到了邊界,一個臨界點,閱讀起來並不輕鬆。有時這些小說的企圖心很大,要承載的東西太多,迫不及待把很多人和事放進裡面。 黃:兩位評審的着重點不一樣,梁放

注重馬華特性,對我而言,好小說比馬華特性重要。我尊重作品要有馬華特性,但沒有了這個特性,小說卻寫得很好,那還是以小說本身為優先。文學獎為什麼要強調特性?什麼叫馬華特性,除了你所說的社會議題,難道其他的不是馬華特性嗎?我覺得首先還是要把小說寫好。寫得好指的是有原創性和能推陳出新,這比其他東西更重要。

【作品討論】〈想像〉

梁:我會被吸引,因為格局小巧,文字很好,像蘇老師所說,這篇是最短的一篇。但感情和內容稍微單薄一些。 蘇:第一次閱讀時覺得蠻驚艷,後來發現這題

材已被寫過很多次。作者採取一種雙聲或雙寫紀實與虛構,後來這種題材玩弄得有點過頭了,感覺有點言情,最後沒選它。 黃:這是老掉牙的後設小說,我覺得它平乏

和空洞。一般上敢用抽象名詞作為命題,要很大的篇幅書寫,恐怕屬於哲學層面的思考。這是後設的操作程序,大家都非常熟悉,也開展不出新東西。這種寫法一開始就把自己封死,先把牆砌好,然後再怎麼走都在一個很小的籠子,將現實世界的題材完全阻隔掉。它一開始就被設定成沒有可能性的寫作,想像如何可能;作者可能也在自嘲。

〈安和照相館〉

梁:它寫了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好像棺材 店、三代的歷史,並沒有真正寫出社會變遷,只是寫了一個相館的歷史。題材內容還可以擴充,與其集中在相館,不如帶出時代的巨變。 黃:我的看法跟梁放差不多,本來是一個有很

多可能的題材,因字數限制,把諸多可能性砍掉,三種可能性變成一種。也許敘述者想要第三種可能性,結果沒有辦法開展。它要處理什麼議題?記憶,還是哀悼行業消失?哀悼行業消失,從底片變成數位,這就變成一個很小的題目,很簡單的詠嘆調。 蘇:我把它當成某些地方和時代的縮影,對我

來說有一個異國經驗,關於照相館的式微,把這麼長的故事放在短篇裡面有點貪心。如果把它視為一個故事,這麼短時間看到一個地方縮影還蠻豐富。問題是太豐富和太多(故事)線,作者不知道要放掉哪一條。我覺得還是蠻好看的,只是有時太吵了。 黃:作者是快速把題材耗盡,與〈想像〉有點

像,只是耗盡的方式不一樣。它可以開展的題材都沒辦法開展。

〈着妝〉

梁:這是一篇心理小說,我讀了覺得很複雜。蘇:這篇的題材討論性向的部分很老套。主 角跟兒子都是同志,幫忙過世的太太化妝,我難以想像用性向處理死亡的辯證。敘事者要處理自己的同志問題,借由妻子的過世來幫他,這化妝的動作像是迴向給自己,在為自己的一生不能出櫃“化妝”。他提到太太身體上的菌正蔓延,其實不用寫到這樣的狀態。這篇我不是很喜歡。 黃:這次有些小說野心太大了。可能花蹤是一

個大獎,所有選手拼勁全力,想要把所有東西拼出來。這篇是一部政治正確的小說,某部分是標準程序,像流行的同志小說都會往這些地方着墨,如小時候怎樣、後來又怎樣。這篇比較奇怪,我懷疑是不是有細節上的硬傷。文中先有“體內那病毒似衝破藩籬”,過後又有“醫生開出藥方控制霉菌”等句,病毒和霉菌是兩回事,病毒是看不到的,霉菌是看得到的。作者需要視覺上的着色,要讓你看到皮膚變黑,看起來會起疙瘩,可是什麼病會造成這樣?人體和麵包始終不一樣。他要某種視覺效果,想像人物死於某種病毒,可是病毒和霉菌之間是有落差的。 蘇:他原本說像病毒,然後擴張,後來醫生說

病毒對他者無毒無害。前面只是個形容,後來就變成真的病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