攢盒

裝載記憶中的味道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活力 副刊⤬ -

今年56歲,曾在澳洲銀行、金融業發展的王禮強,本就對古物情有獨鐘,過去因投身的業務走遍東西各國,凡見古物必網羅收藏,攢盒就是其中一個收藏主題: “這看起來很峇峇文化的盒子,其實是早年檳島華人家家戶戶皆在用以盛甜品、零食的盒子,也是我小時候家裡不可缺的器具。”

7月,配合喬治市古蹟月活動,他就搬出過去搜羅典藏的攢盒,在他本身創設經營的“七間店厝” (Seven Terraces)大廳展出。

“攢盒的生命力很強,歷經兩千多年都還沒被淘汰,時至今日仍是世界華人喜慶、佳節必備器具,市面上還有商家在賣,可惜都是塑料仿制品,一些陶瓷材料制成的,捧在手上仔細揣摩,也會察覺是跨年代仿制的假古物。”

攢盒的“攢”字,讀音是“cuán”,自60年代以來,是峇峇家中的寶,隨後也是華人傳統節日不可缺,用以拼湊或聚合甜品、零食招待訪客的盒子。

如此寶盒,始於魏晉南北朝,更嚴格說法是更早於南北朝時期即有,進入南北朝才開始風行於貴族家庭,延至明朝也才正名為“攢盒”。木是最傳統材質,盒上經常刻有吉祥花紋,雖以圓形為主,卻也有不少八邊形、正方形設計,較現代的甚至出現蓮花、蓮藕設計。

王禮強的收藏品,可區分為藍瓷花雕、傳統木質類別,可見17世紀到19世紀之間制品差異,甚至乾隆後期以至慈禧年代盛產的古董級產品。

“檳島一些古董店,或還可搜獲藍瓷類制品,那也是獨立前即五六十年代,大量運入我國尤其檳島的景德 鎮產品,至於其他更珍貴的制品,都已在上海租界的年代,被西方國家大量運往英、美等西歐各國,入駐貴族庭院,成為貴族款待賓客的零食盒。”攢盒分為三格式、五格式、九格式,不用七格,因為“七”是辦喪事的數字。格子愈多代表主人地位愈高,古代九格為皇家御用,仕人用五格,一般庶民只能用三格。檳島民間最流行的是五格,但是今日已破古風,七格、九格也都已非官爺或貴族專用了。早年,傳統雜貨店都有賣現成的“全盒”甜食,講究的人家買回家後會再移入攢盒格子,甜食傳統上有糖蓮子、糖冬瓜、糖蓮藕、糖椰絲、糖椰角、糖柑桔、糖馬蹄、糖甘筍等,比較現代的都已改放巧克力金幣、瑞士糖或其他糖果類。對王禮強而言,這些攢盒是一個年代又一個年代的印記,裡邊也包含他個人的童年記憶,而且還是母親的珍品:“這不是純粹的古物或古董,這裡邊其實包含滿滿的歷史,包括上一輩人的生活都刻印其間,一如看到藍瓷攢盒,腦海自會浮現媽媽那個年代的檳城,看到更古老的木質攢盒,腦海就會浮現爺爺那個年代,甚至還停留在上海的歲月。”

古物收藏家王禮強收藏攢盒,裡邊包含他個人的童年記憶,也是母親的珍品,他說道: “這看起來很峇峇文化的盒子,其實是早年檳島華人家家戶戶皆在用以盛甜品、零食的盒子,也是我小時候家裡不可缺的器具。”

檳島五六十年代最常見的藍瓷攢盒。(圖:受訪者提供)

傳統攢盒不會少了吉祥花雕,而且還會刻上吉祥字眼。(攝影:Steve Tan)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