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的禪者——太師小魚

光頭佬曾經私詢過小魚關於求印的事,小魚說,過去為了生活養家他替人刻了為數不少的印章,這是應人之求的,客人指定你要刻什麼印文,你是無從拒絕的;現在的他則只刻自己想刻的印,隨心所欲,客人喜歡就到畫廊購藏……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物外遊 -

上個星期,光頭佬在台北信義區的小魚居再度拜會了篆刻、書畫及文章皆非常了得的小魚先生,言談甚歡,獲益良多,有一種親近善知識的法喜。

小魚先生與他的夫人——魚嫂,篤信勤修現代禪法,過去他們在李元松先生的指導下,在佛法的聞思修上用功至深,修為甚高,故能在待人接物方面,猶如一個現代禪者:言語簡單、直截了當,生活極樸素,臉上老是微微而笑的,讓人覺得和藹可親且樂於親近。

小魚獲知光頭佬這次的台北行程之主要目的是參加一個為時8天7夜的禪七後,笑呵呵道:“你打的是禪七,過去李老師還在世時,我們打的可是52個七,一年365天,天天都在打七的用功之中,每天皮都繃得緊緊的……。”

原來,那時李元松也住在這個依傍着象山而築的社區。李老師要求現代禪的弟子們必須特地安裝只有他個人專用的電話線,李的電話是分分鐘、甚至在凌晨兩點都會打來的,非常嚴格地督促着他的弟子們精進不懈地的修學佛法,置心一處,時時體會着禪悅和法喜。

談笑幽默睿智的小魚,原名陳正隆,基隆人,比光頭佬年長20歲。大學時代,他曾親炙諸多名家,如金勤伯、江兆申、吳學讓及曾紹傑等,讓他得以把古今的藝術滋養,融匯成一種生活的詮釋與抒發,形成一個真誠質樸的自我風格。小魚這種非常生活化的藝術格調,是很討喜的,也非常容易讓一般的人接受,可喜的是,他卻能不沾染人世間的習氣,不隨波逐流,以書畫刻印謀生數十載而能自得其樂,悠哉閒逸的生活。

光頭佬在藝術學院的年代就拜讀了小魚的篆刻集——《刀下留情》、《千錯萬錯》及《一解千從》等,並為他有秦璽漢印之風的印章風格深深的迷住了,萬萬沒想到二十多年後的今天,能拜網絡科技蓬勃發展之所賜,竟能在社交網站上與小魚結交為友,他的臉書賬號署名為“太師小魚”;太師比“大師”多了一點,光頭佬認為,這一點恰好顯示出小魚的智慧,畫壇上個個畫家都自詡為“大師”,小魚不當大師而是自稱太師,這是他一貫的幽默,而這一點的墨水,正是許多人所欠缺的吧,我想。

光頭佬曾經私詢過小魚關於求印的事,他的答復倒是令我感到驚訝,小魚說,過去為了生活養家他替人刻了為數不少的印章,這是應人之求的,客人指定你要刻什麼印文,你是無從拒絕的;現在的他則只刻自己想刻的印,隨心所欲,客人喜歡就到畫廊購藏,這樣反而自在一些。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光頭佬終於在3年前有機會收藏小魚的一方陶印——“平常心”。小魚喜用禪語、佛家語入印,信手拈來的即有“無盡藏”、“坦蕩蕩”、“會心處不在遠”、“看腳下”等等,有時他也以平常話語入印,如“吃飯加菜”、“地肥茄大”、“尋常茶飯”、“張三李四”等等,讓人愛不釋手。

讓人聽了莞爾一笑的是,小魚真的是一個自在禪者,他自己形容他在刻印方面,“自感有如工匠般的努力,並以為榮耀……”,搞藝術的大多避忌與工匠沾上邊兒,他卻不以為然,呵呵。 小魚的書法篆刻集。

小魚刻竹:“馬頭覓角生何日,石火敲光住幾時。”(白居易詩句)

小魚三冊早年的印譜(漢藝色研1988年初版)。

“雲水之蹤,無住無心。”小魚寫古禪句。

陶印——“平常心”,澄齋收藏的第一方小魚印章。

小魚隸書小對聯(澄齋珍藏)。

有戀物癖,喜閱讀,愛藏書藏畫藏黑膠藏古董,無所不藏,無所不愛,最愛是……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