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來到馬來西亞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新教育 -

一到機場,我用“終於來到魂縈夢牽的馬來西亞”向家人報平安,同時,也是美好的幻想泡泡一一破滅的開始。我在機場從白天等到傍晚,馬大終於來接我與其他交換學生。接下來的日子裡,我認識到吉隆坡的交通、食物與環境,“原來吉隆坡跟務邊完完全全不一樣啊。”當我意識到這件事實的時候,我人已在馬大的宿舍,而我還有兩個學期要“捱過”。

我原以為來這裡可以精進馬來文,但進步最多的其實是英文,因為課程幾乎是以英文授課。我在馬大認識了北京外語學院、主修馬來文的學生,我第一次遇到有人主修馬來文!我厚着臉皮跟着他們去上課。同堂課的有北外、天津外語學院或韓國某間外國語大學、主修馬來文的學生,他們已有一定的語言基礎;但我在台大,只是一周上一次印尼文課,能力不夠應付教授用馬來文授課,加上口音、用詞的差異,根本是鴨子聽雷,挫折得很。我修習的“基礎馬來文”,只教簡單的句子,對學過印尼文的我來說,內容又太容易。倒是一門“ASEAN東南亞國家聯盟”課程,教授特別有耐心,她講課會先用英文,再用馬來文解釋一遍,這竟成為我練習馬來文最多的一門課。

除了學習語言,我另一個交換目標是更了解這裡的華人社會。我修習“東南亞華人文化與社會”,課程討論各國家歷史“族群政策”,除了華人文化,也討論華人企業、華人會館等議題。相較於其他東南亞國家,這裡的華人很好地傳承了中華文化、華語教育與報紙。當本地華人朋友對我說,他們如何羨慕着台灣,到處都是華語;但我其實也羨慕着他們的多語能力,不只是馬來語、英語與華文,還有廣東話等各地方言也能運用自如。

與同堂課的日本、馬來西亞學生合影。這堂課感覺是我跟日本朋友的“家教課”,老師跟同學都迫不及待地要向我們解釋宗教名詞。(圖中左二是我)

我去馬來朋友家參加她姑姑的婚禮。他們全家足足忙了3天3夜,一家辦喜事,幾乎全村的人都來獻上祝福。(圖中左三是我)

國際關係課上,與敘利亞同學(左二)、兩位馬來西亞同學上台報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