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被馬來西亞征服了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新教育 -

主修歷史的我,理應修習歷史系的課程,但歷史系卻多數是馬來文授課,我無法應付。我唯一修習的歷史課,是伊斯蘭學院的“伊斯蘭政治發展史”。這堂課除了我與一位日本學生,其他皆是土耳其或本地的穆斯林學生。教授跟同學都很熱心,不斷跟我們倆解釋很多宗教名詞,課堂進度也不在乎。相較於我在台大修習“伊斯蘭文明導論”,我們閱讀許多艱澀的論文,我從這裡的教授與學生口中認識到更“生活化”的伊斯蘭。與馬來朋友相處、參觀博物館與清真寺,或是有一次竟與孟加拉的移工一起開齋,這些親身經歷比書本上的介紹深刻多了。

有一位印度教授博學多聞且辯才無礙,他教的這堂“國際關係”,成為我每個禮拜最期待的時刻。在教授身上,我看到知識的浩瀚無涯,進而產生旺盛的求知欲,學習的動力幫助我撐過初期的不適應(想家、學校食物不好吃、宿舍太吵晚上睡不着等)。在課堂上我不斷被問及台灣的事情,例如太陽花學運、國民黨、台灣的邦交國等。我在台大上國際關係的時候,我會覺得政治理論很遙遠,但在這裡,台灣竟成為一個不斷被提起的話題,讓我能從外國的教授與同學的視角出發,重新審視台灣。

課餘時間,我參與馬大華文學會的學生記者社團。我的工作主要是寫華文學會的報道,但也寫馬華文學相關活動的報道。我因此認識了幾位學識豐富且熱愛華文的朋友,也有機會接觸到一些講座。而我最感謝的是遇到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曾毓林來學記團演講,主題是“副刊在社會的角色與定位”,聽君一席話,讓我立下目標來到副刊實習,而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交換的故事太長,又無法待下回分曉,只好匆匆帶過。總的來說,走出去後才發現自己所學多麼缺乏,才知道自己的生長環境多麼便利、干淨與自由,也因此提醒自己:珍惜每一次機會、持續學習。目前,我計劃攻讀東南亞區域研究的碩士。儘管我沒有考慮在馬來西亞讀碩士,但我一定會再回來這裡的。

畢竟,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時光,我再次被馬來西亞征服了。

這堂課是我旁聽的歷史系課程:中東史。教授非常仁慈,願意為了我一位旁聽生改用英文授課。(圖中後排右三是我)

參與馬大華文學會學生記者社團,活動邀請毓林來演講。毓林說他對副刊的期許是:文字優美、故事性高,兼具資訊承載、社會教育之功能。他的話讓我對副刊產生嚮往與好奇,進而申請來此實習。(圖中前排中間是毓林,右一是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