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謝陽聲(大港)

門前那棵不算帥的椰樹多年前與土地結親之後,便默默地委屈。這些年自行梳理調養,雖被歲月拉拔成有些傾斜身姿,卻也能拔到如今正值發育年齡,經風雨安慰幾下便一股腦兒將委屈擠成飽滿的青春,開得好生神氣嬌媚。

歲月翻逝得了無生息,佔盡上風。居所與學校10年裡被我丈量成歲月長匹,少壯年華也在這10年裡俯首厭倦,就連頗耐拖磨的金龍魚也被操成嚴重缺氧哮喘,兩年前已迫不及待向我請辭放逐於江湖,真有點兒累(是真的累)。故而年頭就萌生轉校念頭。等待過程就像搬運一堆石頭往心頭堵,阿公彈奏一曲琵琶半遮面,宣佈一個日期又拋向另一個期限,直到宰殺了多少耐心細胞,才甘願把一個結果端出,那是一個紀念母難日的凌晨,離栽下門前那棵差點兒壽終黃泉的椰樹,恰好10年。

都要走了,那就順便騷弄一下記憶,那年來得多麼地青澀,後來把古文唐詩宋詞說得快澆了教室幾升口水,學子每張崇拜的嘴巴都呆住,一波一波的眼目漣漪,不斷向我朝拜過來。那些年教室熱鬧,近40位的中三生結出幾乎全特優的果串,春風捲起得意的馬蹄,走起路來都失去重量。校園騰飛踏踏的馬蹄聲,終究踏響驪歌。那年除了幾隻單純的樹鳥以及螞蟻夾道以外,就只有如水的腳步。當年純情於樹梢的鳥兒早就相忘於江湖,就讓螞蟻繼續為我騷動一曲笙歌。沒想還是被擺上台當眼靶吟哦幾句。也不是要擺清高到像哪位撐蒿的多情詩人,只是想避免學子搬水桶收藏真情,平添校園紛擾指數(我是想得美)。有人私下傳來“哇塞”留言:原來你轉校成功啊!怎樣辦到的啊?前句稱出低調的重量,後句褒貶難辨。算了吧。臨別望了3年前親身恭迎穩坐某牆的幾十粒漢字,就讓它們為我收納幾年來的雨露,風干成記憶標本。四輪滾出校園,就當一切雲淡風輕。

黃昏讀到《星洲》傳來的電郵,真沒想到作品入圍花蹤馬華散文決審。我的尖叫驚得讓外頭的世界迅速黑了一片,太太握着我的手,眼波流放說不盡的激情。流連文字叢林這麼多年,怎麼也沒想飛向高處探索花影。花影在高山密林處燁燁生姿,也只能心動,卻不曾行動。今年突然心血潮湧,決定挑戰自己,心知那塊尋幽探芳高人潛藏處處,卻也一心勇往尋芳而去。那些日子蹂躪了許多個寂寂黑夜,落足心思來回烹煮文字,才把熬了足足幾天的文字羹湯端出,其中過程既痛快又有些許傷感!

謝謝文字帶給我的美好

我期待趕赴一場花季饗宴。赴宴前一晚,夢中自己就是摘花人,踩出夢境,原來只是一隻一晌貪歡的彩蝶。提攜着夢的愜意,去湊一場花語綻放的熱鬧。我真的只想湊熱鬧。說真的,打從獲知能入圍,整顆心已經是掛飛了好些天。臨行友人傳來短訊:祝願得獎。我就只能回復一聲謝謝,就一聲謝謝。坐在入圍的椅子上,後邊兒便坐着大咖詩人方路,那一刻一闋心思還掛在夢的邊境。夢迴禮堂,我特愛閱讀的評審散文家鍾怡雯為我摘來花的消息,那竟然是馬華散文首獎的花朵。從老師手中接過銅雕,心情激動得幾乎無法平復,只好將一串語無倫次丟給舞台就下台而去。捧着重甸甸的銅雕,才意識到捕夢的彩蝶,竟然經已實在飛出夢境。

這幾天,門前椰樹又再結果了。

謝謝花蹤,謝謝文字帶給我的美好。人生已爬到快知天命了,這個時候讓我覓得花蹤,除了感恩,我還能說什麼呢?那天晚上回程路上,母親來電詢問結果,我能感受母親的興奮與激動穿透迢迢空間。突然想到老家門前那幾棵被

海風修剪得花枝招展,抱得一樹子孫的椰樹。阿媽,明天我就要出席頒獎禮了,不知能否像這椰樹結得文學果串?親菜都可以吧!母親一口輕鬆語氣,卻讓那幾株椰樹狂笑得亂了頭髮。

“第一啊?好料啊!我該你忍呷一個晚上。”語氣親菜的母親卻比我還要激昂。儘管收割不少贊語,然而只敢驕傲一下就好。就讓花香在心裡繼續催動文字的種子,期待繼續萌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