歎氣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呂玉(巴生)

暑假,吾友從台灣回馬,與他敘舊之時,自他口中得知了一件事。原來,獨自一人在外唸書的吾友,忽然想通了自己往後的目標與方向,因此口拙的他在回來之前捎了一封信給家人,訴說其事。回來之後,家人雖有不高興以及勸說,可他心意已決,家人唯有全力支持。然而,令他心煩的是,父親與姐姐還不怎麼樣,而是母親的看似同意,卻從他歸來後,就不斷地在歎氣。

這天天的歎氣聲,吾友說不止歎氣的人失望,就連聽的人也辛苦。吾友的脾性,我自然清楚不過,一旦決定了的事,便無後悔,勇往直前,但他母親常常有意無意在他面前歎氣(他說),就像向他施予一股無形的壓力,致使他有些愧疚,可是他的目標又不是能一步登天的,能談的說的做的他都做了,無奈歎氣聲仍不斷,所以他唯有——忍。

說來可笑,吾友說。幾年前他父親公司周轉不靈時,也像這般天天歎氣。那時最無法忍受的不是別人,就是他母親。他說他母親還“口氣嚴厲”地訓了他父親一頓,說些什麼不要老是歎氣,歎氣解決不了事情,一歎壽命縮短3分鐘云云,可惜的是,這次歎氣的,是處女座的母親,吾友一家人均無計可施。

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我並不是不瞭解吾友母親歎氣的用意和原因,加上吾友一家乃是虔誠佛教徒,佛教之說,最根本的就是看破與放下。

這淺顯易懂的道理,凡曾接觸過佛教之人,皆可能聽聞、看過,但能實際做到的“人”又有多少?明白容易,執行難。用個最通俗的例子便能解釋:親朋好友失戀,周邊的人常會說何必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豈不知當說話之人自己陷入情關時,個個都變成了林黛玉,還盡了眼淚,為的卻還不是賈寶玉。

吾友說不想活過半輩子的母親,因為自己的決定,還整天唉聲歎氣,也不明白為何念了這麼多年經、看了這麼多佛書還看不破。其實我是瞭解的,鑒於上一代走過來的路相當坎坷,想憑着自身經驗給予孩子一些意見,使其往後走的路不那麼辛苦。我向朋友說出我的想法後,吾友說過這番話他早已在信中寫過,還說我倆友誼長存不是偶然的,我不禁莞爾一笑。

別後,我左思右想,吾友沒錯,其母一樣沒錯,只不過是心中存有一絲執念罷了。詩云:“青山幾度變黃山,世事紛飛總不幹。眼內有塵三界窄,心頭無事一床寬。”人生之所以苦,吾友母親之所以歎氣,皆因心中之煩惱無法消除,一次就放下,除悟道之人,普通人難以做到,但亦非做不到。若一次放不下,那便兩次,兩次放不下,那便三次,慢慢的放下

之後,苦便是空,煩惱便是菩提,凡夫,也許便能得道成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