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沙漠吹來的風,含着夢骸。從海洋吹來的風,喚醒了夢想。我們在那塊大陸上 聽風,畫夢,並舉步。星光下流風中的大地及海洋,劃過行行人影。赤裸的生命,以節奏、以舞蹈、以歌聲,以美來矚望 不斷抽長生長的夢,同時讓揮動的汗水洗去 行向未知的恐懼。那不是孤單的聲音。我們辨認出彼此的足跡,亦步亦趨,交錯重合。與我同行者,激盪出鼓樂持久的共鳴。他鄉的立足之地,能否長出一棵擎天大樹?遠適異鄉,在瞬息萬變的土地上,我們護住樹蔭下夢的幼苗。樹梢間熟悉的風聲,讓人情不自禁地注視遠方。走進夢鄉,走出夢鄉, 我知道自己來自何方。

手集團20週年:《夢行鄉遠》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藝文週報 -

電話:+60 3-7932 4740

地點:Shalini Ganendra Fine Art Gallery

8, Lorong 16/7b, Seksyen 16, 4635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手集團資深團員吳绣妤(左一)和莊立翰(右一),吳聖雄及奧利維爾攜手合作帶來一場跨國鼓藝演出。

手集團創辦人兼藝術總監吳聖雄首次與西非布基納法索鼓團創辦人奧利維爾越洋合作。 ▲周春美的場域特定藝術《What’s Up, Map Down》讓人從不同角度去看大馬地圖,同時還可隨意移動地圖。 奧利維爾過去就曾將非洲鼓和巴厘島的甘美蘭合奏,這是第一次將非洲鼓與中華鼓樂結合在一起,因此十分挑戰。

從事藝術20年以后,終于迎來了她的第一次裝置藝術個回溯她的整個藝術之旅,“假如”當初不是選擇學純的話,抑或是沒有回國的話,這一切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把這些“假如”放在這片土地上,例如把國家地圖拆開來如果可以隨意移動每一個州屬,人們會如何砌疊?如果把每一條來,我們又會看見什麼?

如同周春美過去的每一件裝置藝術品,她都採用最原始的材可以找到的素材,用以呈現與我們最切身的議題。

她曾經將記憶有關的物品,比如炮竹、棋子等,將這些“文在雞蛋殼裡,用來做文化的保留;曾經收集了全國100個地方的活裡使用的100種玻璃瓶子裡,展出的時候擺在木架上,隔了一玻璃瓶看起來像是一個個小人。標註了地方的沙子,它們之間有的100種沙子,赤腳踩下去的時候,你根本就分不出它們來自哪不管他們是什麼膚色、宗教,或來自哪個地方,其實都是一樣是

周春美的作品,也經常提供和觀賞者一個互動的方式。除了一些什麼,並思考其中深層的意義。

“手片,舉凡與它牽連在一起的演出,集團”3個字是一張響噹噹的藝術名

總有着品質的保證。走過20年,手集團不改過去的作風,與各族敲擊樂如馬來人的甘美蘭、熱巴那大鼓,或印度人的塔布拉鼓結合之後,今年廿年紀念演出季迎來了非洲肯雅傳統金貝(Djembe)的鼓聲。這不是一場即興的演出,早在3年前手集團鼓手早已向西非鼓樂大師Olivier Tarpaga學習非洲鼓,開始醞釀這一場中西鼓樂合併之旅。

“非洲是節奏之鄉,無論是肢體、音樂,如藍調、R&B、爵士、饒舌都是源自非洲。”手集團創辦人兼藝術總監吳聖雄找了許久,才找到舞蹈兼音樂家、作曲家奧利維耶(Olivier)。“要深入了解非洲鼓,必須從源頭開始學習;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