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標本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大都會 - 文/嘉怡

夜。夜深人靜。

只剩虫鳴。

嗒。

按鍵被按下。

歌聲流暢。一罐罐裝有福爾馬林瓶子陳列在長桌上,被刻意打上燈光,讓人欣賞。手一施力,缺口立刻涌出鮮血。燈光,福爾馬林,血,查爾達斯。形成一种詭异的和諧。

XXXXXX “謝謝你的合作,廖先生。”身穿筆挺警服的蔡向臥坐在病床上的男子伸出手。

“不客氣,能早日捉出凶手就好。”廖知生穿着青色的病人服,手掌包着一圈又一圈的白紗。

“祝你早日康复。”蔡新收好東西,准備离開。

“謝謝。”蔡從病房走出來,守在外面的同僚便跟了上來。

“蔡,口供錄好啦?” “是呀,這凶手真的挺殘忍,整個指骨都斷了,案發現場也找不到受害者的手指,看來駁回無望了。”

“听說這不是第一宗發生的類似案件,好像好几個區的警局都接到這樣被斷指后找不到手指的個案,而且都是拇指,凶手有拇指癖嗎?”林港半開玩笑道。

“說不定有這個可能。”蔡認真考慮。

“那麼認真干嘛?我說說而已。不過凶手應該是男性,且是同一個人,受害者則是男女不等,弄不清楚凶手的目標范圍是哪個族群。”

“為什麼認為是男性?”蔡的腳步停了下來,身子倚在圍欄上。

“化驗報告啊,報告指受害者傷口平整,壓力大而平均,只有力量較大的男性才能夠做得到。”

“是嗎?”蔡還在兀自思考,而林已經邁開步伐離開。

XXXXXX

深夜。女子被打昏,放置在髒水溝旁。一人影在她身旁窸窸窣窣,掏出一把發出銀光的利器。

銀光一閃,鮮血四濺。

XXXXXX “這次的受害者是名教師。想想,凶手的目標好像是特定的族群。“

“第一名受害者是個工人,第二名受害者是個廚師,第三個是鋼琴師,四是位畫家,五是個科學實驗室的助理,最近的就是這個教師。犯罪目標雖不盡相同,但犯罪手法卻是一模一樣,基本可以确定是同一人所為。可怜了這些人,手指都找不到,根本別談駁回,看來有些人的工作會搞丟。”

“看來凶手的目標是各個有正當工作的人。”

“這個說法不成立,說不定下一個受

他小心翼翼用手帕拿起被清理干淨的物体,輕輕放入裝滿福爾馬林的罐子,物体一沉一浮后定在罐子的底部。

害者是個流浪漢或乞丐。”

“我們應該再多問那些受害者當時案發的狀況再討論。”

“好吧。”

XXXXXX他小心翼翼用手帕拿起被清理干淨的物体,輕輕放入裝滿福爾馬林的罐子,物体一沉一浮后定在罐子的底部。

他滿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左手摩挲着右手凹凸的傷疤。

叮咚!他往門口看了一眼,筆直走出去,順帶關上門。

“兩位警官,請坐。”廖知生請兩名警官坐下,拿了兩杯水出來。“你的手好點了嗎?”蔡指着他的手。“好多了,已經結痂了。”廖看着自己的手,尷尬地笑着。

“活出精彩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在意自己的不完美。”蔡安慰他。

“呃……警官來我這,是還有什麼事嗎?凶手找到沒?” “還要再搜證和錄口供。”林搖搖頭。“哦,那警官還有什麼要問我?” “案發之前,你有沒有注意到什麼不尋常的氣氛?”

“沒有,我半夜肚子餓,便想到附近的7-11買些東西吃,沒想到讓我永遠剩下9根 手指。”

“那案發當時,凶手跟在你后面打昏你,你渾然不覺嗎?”

“當時很餓,只感覺到肚子餓,所以沒有發覺有人在后面跟着我。”

“好,謝謝。打扰了。”蔡起身盯着面前的廖知生,嗅着他身上散發的氣味。“不客氣。”廖把他們送到門口。“再見。”“再見。”他嗤笑,笑他們的愚笨。“看來,要捉凶手,要先設局。”回到車上,蔡若有所思的說。

“設局?” “對,餌就是你,你准備一下。開車吧!”蔡拉好安全帶。“什麼?我?”林結巴。“對。開車吧。”蔡很淡定。

XXXXXX “蔡到底干嘛,天天叫我走夜路。他不知道我怕鬼嗎?”林擦擦自己發涼的手臂。

“別出聲!快要結束了!”蔡通過耳機命令。

當林要拐彎時,忽然被人從后攻擊。林正要反擊,蔡就帶着警方來了。“別動,廖知生!” “被告人廖知生因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肢以上之機能,構成重傷害罪,判處8年以下有期徒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