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是我們的創作來源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護生 - 報道:本刊 張露華攝影:本報 林泓川

周見信與郭乃文是一對相識二十多年的好朋友,也是當今台灣人氣繪本畫家與故事創作者,一個畫,一個構思故事的最佳拍檔。

他們兩人憑着《小白》獲得從缺了7年的第28屆信誼幼兒文學獎圖畫書創作獎(2016年)首獎。在這之前,他們在2013年合作推出的《尋貓啟事》,也獲得信誼幼兒文學獎佳作及金蝶獎,是台灣繪本界的新星。

無獨有偶,這兩本得獎的繪本,都是以小動物為題材,將他們童年與成年後與毛孩的故事,創作出這兩本無字故事書,一推出就立刻火紅,看來人與動物的故事還是最容易觸動人心。

或許簡單介紹《小白》與《尋貓故事》的內容,接下來才能明白為什麼他們要寫這兩個故事。

《小白》說的是一位生活規律單調的老人,午夜夢迴,夢到小時候養的狗——小白。它來到老人夢中,把老人帶回童年,重溫過去相依相伴的美好片段;他們一起跳上巨大的番茄玩耍;被放大的鵝、青蛙,嚇得落荒而逃;累了,躺在牽牛花田,共享糖果的甜美……直到下雨了,在趕回家的路上,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留下了小白離開的悲傷。

老人在淚水中驚醒過來,也喚起他內心對小白的思念與不捨。

《尋貓故事》是從收養一隻流浪貓開始。原本流浪在外的野貓,被一位愛貓人士帶回家。在主人細心照料下,貓開始有了“家”的生活。儘管貓野性難馴,經常在家調皮搗蛋,老是闖禍,主人卻非常包容與寵愛。隨着朝夕相處,主人與貓建立深厚感情,成為彼此生活與精神上的依賴。

只是貓天性喜好流浪、自由,有一天貓趁着主人出門上班就離開了原本安逸圈養的生活,留給主人未知的謎,展開尋貓故事。

創作,幫助自我療傷

對於漫畫與繪本的區分,周見信的見解是,漫畫更細碎、繪本是以大圖為主,文字輔助,說故事方法不一樣。

郭乃文小時候家裡也養過很多寵物,但它們總會突然“不見了”,年紀小小的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直到懂事後才明白這些寵物是往生了。

但他的動物心結卻來自蝴蝶。本來這個心結埋藏在內心深處,一個深到他看不見的地方,也想不起有這麼一個結。

“有一天我坐在9樓的房子裡,突然出現一隻蝴蝶,我感到很害怕也很奇怪,為什麼這麼高的地方會有蝴蝶。後來我才想起小時候曾經把一隻活生生的蝴蝶丟到螞蟻堆,然後看着螞蟻頃刻間就把蝴蝶撕裂。看到這情景我感到很恐怖,想馬上把蝴蝶救起,但已經來不及了,這個陰影一直藏在我心裡。想起了這件事後,我誠心的向蝴蝶道歉,以後就不再害怕蝴蝶。”

“所以看見他(周見信)的問題,我鼓勵他以創作把自己的情緒處理掉,因為不管任何形式的創作都可以幫助自我療傷。”

看見人與動物之間的連接

這對好朋友對小動物有不同的見解與經歷,但小動物卻將他們連接在一起,成為創作上的拍檔,訪談之間也互相吐槽,但同時也帶出動物對他們的影響。

第一本得獎作品《尋貓故事》,周見信說:“這是郭乃文的故事,他只要見到落難貓都會收養,所以他收養了7隻貓。某天其中一隻貓不告而別,他就非常不安,四處去找貓。我是一個很害怕離別的人,他的舉動觸動了我,覺得人與動物的連結真是不可思議,於是我就把它畫成素描,打算送給他。可是後來他竟然沒有問過我,就把我的作品拿去參賽,事後我才知道,最後還出版成書!”

對於周見信的“投訴”,郭乃文解釋說:“他是用素描方式把故事畫出來,之後送給了我。當時我也沒有想過參賽、出書這回事,還有點覺得他在調侃我。後來同事無意中看到,覺得這圖畫畫得很好,就建議我拿去比賽。當時的想法是希望讓更多人看到人與動物的連接,於是就拿去參賽。”

沒有想到這部作品不但感動了評審的心,也打動了很多人,於是就有出版商找上他們,出版成繪本,成為兩人第一本成名作。

從小就喜歡小動物的郭乃文說,動物與小孩很相似,只要有人對牠們好就會無條件回報。他收養的都是有殘疾的貓,雖然每次都想着醫好牠們後就找人領養,但最後又擔心是否會遇人不淑及不捨得送人,所以都自己養,最高峰時期養了7隻,現在減少至4隻。

但周見信卻是反對養寵物的,不是因為他討厭小動物,而是小時候媽媽把一隻與他為伴的寵物丟棄,令他非常難過,因而令他決定從此不再養寵物。所以當他與郭乃文因工作關係而同住一室時,看到滿室的貓咪,他是非常反感,郭乃文甚至還為了作弄他,讓其中一隻貓隨他姓,令他哭笑不得。

周見信說:“我對動物的距離感,是我心中跨不去的一個關,當我們合作到第五本書時,我決定處理掉這個問題,把我心中的傷痛——小白給送走。”

原來小白就是周見信小時候被媽媽丟棄的。小時家境不好,父母都外出工作,家裡經常只有他一個人,某天來了一隻自來狗,就把它養下來,成為他的玩伴,甚至連睡覺也一起。但是後來媽媽發現小白有狗蝨,擔心會影響兒子,於是某天就騎着摩哆把小白送走。

周見信非常不捨,但又不能對媽媽生氣,於是心中就產生了矛盾,但一直沒有對媽媽說出來。7天之後,小白奇蹟般的自己跑回來,這次媽媽下定決心,把小白載到更遠的地方棄養,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這讓第一次對小動物投入感情的周見信打擊很大,因為害怕再度承受離別,所以他從此不再養寵物。

為了解開心中的枷鎖,周見信決定把與小白共同度過的歡樂時光與離別畫在故事裡,並且在最後許了小白一個美好結局,讓他坦誠面對心中的情緒,通過畫畫自我療傷。不過,在剖開自己的內心時,他是邊畫邊哭,追憶那隻兒時伴侶。

他自己曾說過:“悲傷不好嗎?也許歲月終將教會我們,悲傷沒有不好,它會重新以悲憫的姿態來到面前,好讓我們學着接納過去那個悲傷的自己,然後看見更好的自己。”

巧合的是,《小白》的結局是老人從夢中醒來後,發現小白原來是一場夢。但最後卻來了一隻小黑狗,老人就收養了小黑狗,仿彿是小白化身而來。而他們倆在台灣活化古蹟計劃下申請到台南藝術村一間日式軍官住所作為工作室,某天也是來了一隻自來狗小黑,郭乃文就把它收養名下,應驗了《小白》故事中的結局。

目前養了4隻貓的郭乃文,並沒有預設寵物種類,可以是貓,也可以是狗或其他小動物,他覺得每種小動物都會給人帶來樂趣。

“除了動物園裡的動物,我在它們眼裡只看到悲傷。小時候我很喜歡去動物園,可以看到各種動物很興奮。大學時和同學又去一次,這次我看到的是這些動物眼裡都只有悲傷,甚至自殘,當時我覺得很慚愧,這些動物都因為人類而被關在這裡,所以我們應該友善對待身邊的動物。”

儘管他們兩人的得獎作品都是以動物為主題,但他們其實並沒有設定作品都以動物為主角,只是覺得人與動物的結合會產生很妙的感覺,牽引出兩者的情感聯繫,更容易親近,所以在他們未來的創作元素中,動物與小孩佔了一定分量,也帶給他們很多創作靈感。

從事幼教的郭乃文覺得,現在的小孩缺乏與動物互動的機會,因此希望通過以動物為主角的繪本能夠內化小孩的心靈,讓更多人看到人與動物的連接,尤其是繪本在教育小朋友的力量很大,短短40至48頁的圖畫就可以完整交待故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