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做嫌菜人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楊帆(萬津)

民以食為天,吃真的是天下大問題。每天一家之煮,都為吃煩。不是愁明天就是愁後天。要吃什麼?要煮什麼?才剛開始吃午飯,老媽子已迫不及待問了兩次:“你們晚上要吃什麼?”第一次見無人回答,因大家在享受美食,於是心急問了第二次,才由大女兒搶答:“咪,我們才開始吃,你就問晚上要吃什麼……”我一邊扒飯,一邊嘴角露出內心微笑,溫馨、幸福,讓我吃不下飯。煮婦的煩惱,皆因大家第一口頭禪“隨便”。看似容易又簡單的菜餚,可這真是傷腦筋的問題。

家裡成員不多,偏偏煮是個大問題。有的不吃辣、有的不吃滷汁、有的不吃即食湯、又有的不吃友族餐,樣樣要即煮即食,從不吃隔夜飯菜。這本沒什麼不妥,可偏偏順得哥情失嫂意,難怪一家之煮怨聲四起,真難為了她!

吃,真的很難嗎?煮,也真的煩嗎?我曾替換角色,替太太想過,換成是我那項工作也不能勝任。長大後的他們,不知是否工作壓力大,還是吃慣外面的食物,總會改變食慾。以前常吃的菜餚,會突然不喜歡。不是嫌太古板,就是嫌不夠火候,再不然一句簡單回應“不想吃,不好吃”。看在眼裡,傷在心裡,做媽媽的唯有順着孩子意願。煮芋頭飯不加蝦米,煮咖哩不放香茅,悶豬腳不許放椒干,煮魚丸湯不可放芹菜,裹粽也要分三大類,有沒白眉豆的,沒栗子的,沒蠔干的,可真難為了那巧手的媽媽。除了忙做記號外,以為天下太平,哪知粽子在沸水一番洗澡後便身分不同了,不愛吃豆的卻拿了別人“訂做”的,搞到啼笑皆非,委屈勉強吃下。孩子,你們的一句話就這樣打亂了媽媽的心。誰愛吃什麼,誰怕吃什麼,這些都成了媽媽的心事,也造成了煮的煩事。

現今孩子多好命,加上父母生養不多,於是成了小霸王小公主,早晚有傭人服侍。看過念高一親戚的兒子,還不會沖飲料,不會洗自用碗杯,上學的飲用水都要父母準備。在父母眼中,兒女們都是寶,不給勞動,不給吃苦才是愛。只要兒女們不想吃自家煮,干脆就每天吃外賣,反正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久而久之孩子養成不懂感恩、惜福之人,對老大人沒大沒小,遇事易怒不懂反省。放眼大學畢業新鮮人,總是抱怨難找工作,嫌七嫌八事事不順。不是嫌工資低就是嫌公司規模小不值得打拼。埋怨多過工作,3個月換5家公司不出奇。他們不愁吃、穿,只因家裡有父母供養。沒工作只是一個借口,事實上他們怕吃苦,怕被同伴取笑。這些人和嫌菜人同一個命運,都沒學到什麼也沒吃到美食。用感恩的心把食物吃完

一道食物由採購到完成,花了煮婦多少心思與苦力。若不是愛子心切,有誰肯下廚沾污水熏濃煙。辛苦了大半輩子,媽媽的心裡還是以兒女為重。只要兒女不嫌棄,再老都願掌廚。她們不求回報,只求兒女常記得回家吃飯。一頓飯對她們來說何其珍貴、溫馨。

媽媽真的老了,記憶可沒年輕時的好,忘了加鹽加辣加調味料,菜餚已沒昔日美味,請不要嫌棄。那道菜曾是她最拿手開胃的招牌菜,請你用感恩的心把食物吃完,然後給媽媽一個贊,帶上甜蜜的笑容和滿足感。你的修行就是媽媽為你做牛做馬也值得的代價。如果食物真的不合你口味,也請你放下筷子,別當面做嫌菜人,靜靜讓別人享用,那是餐桌上的一種禮貌,也是對媽媽用心煮出的食物表示尊重。

年輕一代不吃苦瓜、不愛吃青菜、不愛吃蒜、不愛吃大蔥,叫煮婦怎下廚?社會新鮮人不做勞力、不做底薪人、不做傷腦筋人、不做超時人,叫老闆怎聘請?人人都有選擇權,別讓一貫自我的態度毀了前程也誤了機會。

煮婦為吃煩,年輕人為工作煩。套用梁婆婆的話“哎喲,真的是傷腦筋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