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沙的花生餅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百合(瓜拉江沙)

寒假回家過年,年後返台,照例會帶些土產發給朋友。要是友人乃台灣人,我也毋須多動腦筋,只要帶上馬來西亞產的白咖啡、奶茶、美祿等即溶包飲品,搭配雞仔餅、香餅、淡汶餅和一些當地有名的方便麵即可,只要口味上不太辛辣、氣味上不太刺鼻,一般都會樂於接受。倒是給同樣來自大馬,卻不同州屬的朋友帶手信時,那些唾手可得的食品也就沒必要列入清單,就連始於80年代開業的怡保老字號——余合香餅,自家庭式生產到工廠生產帶上傳輸,再由我轉到國內人手中,難免驚喜度大減。不諳烘焙糕餅的我無法將心思化作人情轉送,只能把產於江沙的花生餅遞給大家,竟不在誰家製作的蜂巢餅、肉干、紫菜酥、肉鬆卷……之下,頗受好評。

後來,其中來自南馬的朋友發給我一條星洲網鏈接,標題為“海南古早味小食•峇株花生餅傳承65載”,並說他也曾在家鄉看過類似花生餅,因前陣子吃過我送的,不懂江沙版是否海南人的創作。這我倒是沒有去追查呢。雖說自己吃花生沒有過敏症狀,倒是童年時腸胃易脹氣而對豆類卻步,偶爾大人買來吃,我頂多吃一片。對於擺在海南咖啡店櫃檯前的數罐零食,那裡有標記着一片一毛半的花生餅,而我因吃個雲吞麵還能帶上兩毛錢5顆的Hacks糖果入袋,花生餅便這麼被拋諸於後。當歲月把那些年不經意的事物抬高身價時,還待在透明玻璃罐裡的花生餅也漲價至一片兩毛、兩毛半時,我似乎連海南咖啡店的格局也忘了,當然也沒聽說泡海南咖啡的掌櫃是不是海南人。

所謂花生餅,有甜、鹹兩種口味。一種是以花生碎、麵粉,拌入菜油調和出來的花生麵團,一手一手搓成小球狀後置入烤箱即可;一種是由薯粉、粘米粉摻和出的粉漿,一片一片以模具沾上混入花生豆的粉漿,再下鍋油炸。由於前者加入大量砂糖提味,口感綿密、甜膩,有別於後者加點黃糖提色、食之爽脆可口。不嗜甜食的我不喜花生的鹹香味兒在吞嚥時被湧上喉頭的痰所取代,卻對吃時發出卡茲卡茲酥脆聲響的油炸花生餅愛不釋手,不比市售洋芋片遜色。除了味覺、嗅覺之外,視覺上的享受要比聽覺來得更刺激——每片花生餅皆佈滿逾30顆花生豆!

花生餅漸式微

江沙的花生餅乃華裔手工製作,與市面上馬來同胞販賣的不同,不止體積稍大,面皮酥脆,也不會有江魚仔鑲於其中,又和報道裡陳氏的花生餅不同,除了面皮上鋪滿花生豆之外,我想口感上略勝一籌的地方,在於江沙版的面皮有厚度,如同嚼一片鑲滿花生豆的蝦餅。經由母親口述,以前家中祖母為了幫補生計,也嘗試製花生餅來賣。當時的母親便在下班後跟家婆、小姑一起守在熱騰騰的油鍋旁,等待將炸好、冷卻的花生餅裝袋。可惜祖母的花生餅在米糊比例上拿捏不準,導致炸出的成品有失偏頗,不及鄰人的賣得有聲有色。無論她怎麼打聽,米糊裡該混多少粘米粉,或是漏了哪個步驟,調和的米糊比例怎麼也及不上人心多只香爐多隻鬼的算計,製餅功夫只能意會,也別想言傳。

如今花生餅漸式微,許多華裔餐飲店都不再賣,師傅也沒再做了。目前江沙還在賣這種花生餅的,據我所知只剩兩家——一家是雙獅園,另一家是河邊街那裡的雜貨鋪,至於還有哪個家庭在手藝上有所傳承,就不得而知了。對於江沙的一切,感慨自己連產於當地的花生餅之記憶也漸式微,經由當地長者的口述補充方能再現,不免一陣唏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