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還愛我嗎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賽馬 -

“請問……你還愛我嗎?”還處在熱戀期的麗華竟然約他見面,一定是有事情 發生。

凱伊來到約定的咖啡館坐下,噓寒問暖沒幾句,她就問得如此直接,害他以為麗華暗戀自己許久。

“你的咖啡加了烈酒嗎?你醉了?”

麗華的臉色看起來並不好。

果然是感情問題。曾經,他向她承諾有問題可以找他、有心事可以向他傾訴、想哭可以到他懷裡哭,不過他並沒有叫她問自己這個尷尬的問題。

“沒有,我很清醒。我的心很痛、很痛,痛得快死掉了。”她眼眶泛紅。

“一定是偉康讓你難過。都說了他不適合你,但愛情是盲目的。”凱伊不是落井下石,而是說出事實。說真的,見她如此傷心難過,凱伊的確很心疼,但內心深處又有一點慶幸和一點點期待。雖然凱伊還沒回答,但他是喜歡她的。他很喜歡她,但她卻情系那像風一樣瀟灑的才子偉康。凱伊不否認有才華有樣貌的偉康很有魅力,吸引不少女生的目光,但他覺得他並不比偉康遜色。他有偉康沒有的沉穩,外形雖然比不上偉康俊美,但他自認是型男一名。

“就如我所說,你給了他傷害你的機會。才不過兩個月,你們就分手了?”看着麗華的眼淚,他的心情很複雜。他不知道該感謝偉康離開她,還是要打扁那害她哭泣的傢伙?

“你現在很脆弱,需要有人安慰你。你了解我的心意還明知故問,對我何嘗不是一種傷害?”凱伊單刀直入地揭穿她的目的。“但我不想趁虛而入,我要的是一個真心愛我的女子。”

“對不起……可是我真的很難過。難道我這麼糟糕,這麼不值得被愛嗎?”偉康要和她分手,她難以接受。為了挽回這段感情,她苦苦哀求偉康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她願意改過。

“不管我怎樣配合、如何討好他,最後他還是選擇離開我。他說他不喜歡這樣的我,還說分手對大家都好。但是我不覺得。如果沒有他,我的生活也失去了意義。”麗華悲傷地道。見她如此深愛着偉康,凱伊心疼又嫉妒。“在最難過的時候你想到我,身為朋友,我很高興;但身為一個喜歡你的男人,看着自己喜歡的女人把自己當成備胎,感覺一點也不好受。”凱伊由衷地道。

因為喜歡她,所以凱伊才會如此坦白。他不打算趁虛而入,因為這樣的感情沒有基礎。“我還愛不愛你,這個問題我沒法回答你。因為你現在需要的不是愛情,而是放下那段不適合你的感情。如果你放不下偉康,不管是誰都 無法進駐你的心。”包括我。最後三個字,凱伊沒有說出口。

“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愛情不是施捨,我也不是偉康的代替品。我可以一輩子當你的好朋友,但絕不會當偉康的影子。”凱伊說完,沉默地喝完那杯不加糖的咖啡。很苦,但他還是喝下去了。因為這咖啡的苦,根本不及他內心深處的苦。“對不起,我真的很糟糕……”掩面痛哭,麗華知道自己錯了。她不該這樣糟蹋凱伊對她的心意。人,總是傷害對自己好的人。

“還好吧。因為你很難過啊!其實你也不必道歉,我們是好朋友,而且我也沒有為你做什麼。我只是陪你喝杯咖啡,聽你發發牢騷,也沒什麼損失。”凱伊聳聳肩,故作瀟灑道。

他不會讓她知道,他的心其實已經受傷了。因為差一點,他就成了偉康的代替品。雖然喜歡麗華,但男人的尊嚴讓他無法接受自己只是別人的代替品,而他也認為這時候的麗華不適合接受一段新感情。

“想哭就哭,如果你想到我的懷裡哭我也不介意。至於剛才那個問題,我希望你是真的喜歡我,才問我。因為愛情不能勉強。如果你不喜歡我,請你不要再問我這個問題,因為我也會難過,我也會心疼。”凱伊的坦白,讓麗華的淚水潸然滑落。“對不起。”她知道自己真的傷了凱伊的心。於是,那一夜,凱伊陪着麗華一邊喝咖啡一邊流淚,其他桌的客人還以為他們是瘋子。因為她在悼念那段感情時,說到傷心處就哭,回憶起快樂的時光就笑,她又哭又笑模樣像極了瘋婆子。

但是眼前的男人不介意她變成瘋婆子。因為他是如此喜歡她。

也許,當她放下過去那段感情,而她真的喜歡凱伊的話,她會再度問出那句話。而下一次,她問這句話時,一定會是發自內心的。只不過會否有那天,沒有人知道……

他不會讓她知道,他的心其實已經受傷了。因為差一點,他就成了代替品。文/伊藤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