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

──遲來的死亡教育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快樂家庭 -

我按下緊急車燈,緊緊跟着,深怕跟丟了。好在車隊裡巴士夠高,像座移動的燈塔,給我引路。挂着你甜美遺照的車走在最前頭,我看不到你,但想你應該知道,我就在後方。親愛的朋友,我來了。鼓足勇氣。來送你走人間這最後一程路。

你和翩皞好壞,大一那年我們住進馬大第七宿舍,如今你們相隔一天,說好了似的離開。都是這麼年輕正要展翅正要怒放的生命吶,戛然休止。是說好的嗎?給我們這些老朋友雙重的力道,逼我們直視死亡、預習送別、思索人生、真實放下。

身體敗壞,就得走。萬般難舍終需舍。你們走後的第二天,我就想通了這一個點,堅持抗癌的路上,若你們放手了,那必定已是身體的極限。你們放手了,我們也得放,才對。雖然思念才要開始,雖然我再也不能一通電話便聽見你們親切的聲音,用你們充滿智慧和理性思考的態度,給我解開困惑,從小至生活瑣事的ABC抉擇到大至生命實現的探尋。雖然哀傷和失落需要時間。

即使到了病危躺床階段,阿湘啊你仍積極閱讀,臉書分享的是李開复、呂秋遠等人的文章。你對科 學、教育與社會教育的推動讓人敬佩,有素未謀面的網友說,直到看到RIP那一刻,才知道平日無私分享資訊的充滿熱情的你,原來已經病入膏肓。你對生命的努力和熱忱,深深鼓舞着我們。

只是我們對死亡向來太避忌,除非有親友往生,否則火葬場、骨灰塔或墓園都是禁區。死亡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可怕、黑暗、驚慌、恐懼、哀痛……

蔣勛也談過死亡美學,感慨的說“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一個簡單的回答,卻成為意外的障礙,阻擋了一個文化對死亡做更深入辨正的探討。死,的確是一體兩面,孔子或許沒說錯,不充分了解‘生’,無從徹底了解死,但也可反過來思考,未曾深刻凝視死亡,會真正懂生命的意義嗎?”

正確態度帶孩子認識生死

在死亡面前,我們還真的得費點力氣,得像蔣勛說的“忍住驚恐哀痛,忍住慌張,各自找到自己凝視死亡的方法和態度。”唯有大人提起面對死的勇氣, 才有能力帶領天真的對生命充滿憧憬卻似懂非懂的孩子們,找到凝視死的途徑和方法,用一種能夠豁達和跨越的態度去面對隨時會找上門來的死亡,不至措手不及。簡言之,我們都要向死而生。

死亡教育可以是一門規劃得無比精細、可以在課堂上系統教學的科目,卻也可以是一門必須通過實習、切身體驗與覺知的活學科。近年大家都在提倡的善終很好,但善終絕對不是看了一本書,出席了幾場講座便算做了功課,生與死原來都一樣,是每分秒都在滾動的活學科,窮此一生,學之不盡。

這是多麼遲來的領悟!就是因為生命教育的缺失、死亡教育的缺席,我在給朋友送行的路上才會有那麼多的恐懼,心那麼沉重。是時候想想,這在學校教育系統裡缺席的科目,該如何好好給孩子們補上。(繪本還真是不錯的橋樑)

再見了我親愛的朋友們,感謝你們以身說法,給我上了這麼寶貴的一堂死亡課。我把所習學分回向給你們,願你們帶着此生的善舉,走向光明。恭喜你們修完了這一期生命的生死學分,我會好好努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