褻瀆,比禁止可怕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廣場 -

國家獨立快60歲了,子民往往站在此地遙望比鄰時,難免都會嘀咕自怨幾句:你看,新加坡樣樣比我們好多了!

毋庸置疑,新加坡52年來一向堂堂矗立在東南亞諸國之上,暫且撇開不論經濟、商機、藝文建設這回事拋離我們有多遠,一旦提起推動“講華語”這回事,鄰國算是史上第一個在這個區域由政府投入大量人力財力,自強自發來推廣講華語政策的國家,再說這項全民運動一走就躍過了38年!

說起1979年,比鄰力推“講華語運動”本該是好事一樁!話雖如此,卻贅在另一個板眼上,當年一句“多講華語,少說方言”口號一出,馬上將“華語”與“方言”推到敵對的擂台上,霎時,像在逼迫子民必須在兩者間擇一存亡。對於比鄰權首認為統一族群必先統一語言的思維,於是乎,一刀切出了主次對等、高低之分,勢要用最快的姿態來矮化另一方,達到政管目的為止。

38年呼嘯而過,眼看“講華語運動”已經陪伴一代人走過而立之年,可說是政府至今屹立不倒的老招牌了,豈料,偏偏在今年例牌推介禮上鬧上一出“六國大封相”,自家毀了一個老牌坊。當4個主賓,其中一個還是該國的文化部長站在今年新推的口號“聽說讀寫”燈牌前,大伙咧嘴一笑,一照竟成了國際笑柄!可悲是,當下現場並沒有人察覺出一個區區的“讀”字竟然誤寫成“瀆”,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待照片一夜間傳遍社媒引發國內外的議論之後,主辦方才知道闖了大禍,翌日趕緊在臉書主頁上傳道歉文:關於昨天在講華語運動推介儀式上的“聽說讀寫”中的“讀”,在製作過程中誤選了字庫中的“瀆”,這是我們的疏忽。講華語運動在此誠意道歉,未來也將更謹慎處理。音同字不同,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

細讀這一段道歉文,大家心 中是否有慼慼然?有人說,一個“瀆”字,難道就此抹殺了一個國家在38年來,在官方渠道上不停歇地往語言政策上注入的用心嗎?跟一個新加坡友人聊起這宗“讀”與“瀆”誤植的事件背後,牽連出來的不僅僅是官方在準備工作上的馬虎草率,更關鍵的是,揭示該國大部分的華社群體在過去38年來,並沒有在官方推行的運動中真正掌握了“聽說讀寫”的能力,畢竟“英語”作為全民語言的大環境下,尤其是一般的中上階級,仍視學習華語為平日自身,是否在職場上或家庭用語為考量,如此一來,這件烏龍糗事雖傳遍華人世界,反觀在國內議論的人並不熱烈。友人還調侃,不少國人還因此自嘲,主辦方或許是故意誤植“瀆”字,就是要大眾一起來找出中文錯字,銘記在心啊!正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另一邊又傳出南洋理工大學管理方要求食堂經營者拆下中文招牌字樣風波,再次引起大家揣測個中多元語言政策的矛盾和漠視。

縱然當年一個由上至下的行者決策,打着旗幟,喊着口號多年走來,一個國家多元語境失去了什麼,又獲得了什麼?平心論之,自古以來任何矯枉過正的官家實踐,總會遇上這樣的困頓,往往在多年後不是看見了成果就是碰上弊端,就如當年將“講華語”推動的難處歸咎在“方言”通行的罪名上,一方從矮化手段得逞之後,成功將方言推到邊緣蠻荒。萬萬沒料到,卻在若干年後,方言成功地被流逝了,華語卻在新世紀、新語境、新一代被“瀆”了。如今,方知兩敗俱傷。

張吉安 鄉音考古工作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