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格:當代追夢人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廣場 - 凱林拉斯蘭自由撰稿人

現代說故事人的工具不再局限於一個形式,例如在32歲的電影導演昂格(Angga Dwimas Sasongko)身上我們就可以窺探一二。他們可以跨越各種平台,從電影、電視、廣告、網絡視頻乃至遊戲,他們可以一直塑造他們的故事。當超過55%的印尼人每天使用網絡超過6個小時,尤其是通過他們的智能手機,眼球戰爭成了永無止盡的戰場。例如昂格解釋說:“現在,我們都在說如何更接近我們的觀眾?如何進入每個人的智能手機?如何創造以及發布內容。”

他的兩部“咖啡哲學”作品,證明了他在這個多空間戰場裡的領先地位,電影不再是電影,電影可以走出電影院。其實,理論上,他的鋪排觸及了整個大環境,橫跨在雅加達咖啡館飲用濃縮咖啡的嬉皮士年輕人乃至東爪哇的咖啡豆農民。

他的“咖啡哲學”系列是從兩個童年好友的故事開始,他們的組合非常不尋常:一個多年的華裔以及印尼土著的兄弟情懷,這是在最近雅加達省長選舉的熱潮之後,看來非常不可能的組合。他們兩人非常與眾不同:佐迪(由Rio Dewanto扮演)是一個僵直,被數字主導的印尼華裔書呆子,而賓(Chiccho Jerikho扮演),是一個非常 緊張,總是會吐出哲理且對咖啡有很大熱忱的咖啡師。

無可避免,兩個男人之間的平衡點開始改變,當生意以及女人讓他們的生活更複雜。第一部影片裡,一個傲慢叫做艾爾的咖啡評論人主導影片的敘述,在第二部影片裡,一個叫做塔拉的女生意人以及一個比較另類但非常投入的咖啡師波利挑戰這兩個男人。

再加上,兩部電影裡,印尼的現實:暴力、不公平以及逍遙法外,這些每天都在上演的事情,讓劇情更加緊張。尤其是賓,他被迫接受家裡的一場悲劇,這場悲劇刻畫他的人生,最後他在隱退到父親在Lampung精心打理的咖啡園後,才得到救贖與心中的平靜。

雖然兩部電影都不是很賣座,或許是因為他們偏向城市受眾的原因,但昂格向我保證兩部片都賺錢。因為他有效地管理多個平台,咖啡哲學系列在印尼流行文化引起了出人意表的印象。當然,兩名男演員炙手可熱。同時,昂格也成功捕抓到雅加達當代的精神以及氛圍,這是印尼在烈火莫熄後,邁向20世紀的情緒。

當然這並不代表昂格創造印尼的咖啡文化。其實,飲用咖啡本來就是群島生活的重要一環,在印尼語裡更有特別的動詞,即ngopi-ngopi用來形容相聚一起喝咖啡的動作。咖啡哲學成功在於它讓“ngopi-ngopi”看來比較時尚,同時也推崇咖啡豆農民的尊嚴。

弔詭的是,這是一個環球千禧組群裡不斷出現的議題,這部電影引發 一種想要回到過去那種真實、恬靜的農村生活。影片裡有很多幕呈現出印尼的風光明媚,引誘着我們這些必須生活在雅加達現實的人。

咖啡哲學落幕以後,昂格還是一個非常忙碌的人。他開始將注意力放在動作片上,這是一個福斯國際的大製作計劃,他以合約的形式被聘用來指導這部電影。這是一個很巨大的改變,因為他必須因為3個月的拍攝期,到西爪哇一個非常偏遠的森林區進行拍攝。

同時進行中是他自己的公司,即Visinema Picture的計劃,他的公司有一連串的拍攝計劃 (包括重拍當地一部非常受歡迎的電視劇),這些計劃一路編排到2021年。幸運的是,他有妻子Anggia Kharisma,也是一個非常能幹的電影製片人的扶持。

觀賞過多部他的作品,從安汶宗教爭議以及足球經典,可以看出昂格在處理男性故事方面非常拿手,雖然他會爭論說自己的女性角色處理非常完整,但我必須反對。毫無疑問的是,他的影片備受好評,同時也成了當代文化版圖裡的一部分。簡言之,他是一個掌握趨勢的人,他不拍攝恐怖片,但我相信,未來肯定會拍出票房。

與這名印尼大學畢業生以及一名孩子的父親見面,感覺上有點脫節,雖然他的作品裡的歷史與情緒高深,他相對是一個比較瘦弱的人。

不過,外形瘦小的不足,他用毅力以及高度的能力給補上。他是一個 讓奇蹟發生的人,或許是未來的邵逸夫或者喬治盧卡斯。

昂格非常明白娛樂版圖的改變,影片不再真空環境裡運作,這是一個全方位的說故事的配套,展現在好萊塢大量的成品裡,瞬間抹殺所有本地製作,但與其抱怨,昂格嘗試了解這些運作以及所面對的全新挑戰。

我永遠不會忘記昂格如何在現實與創作之間轉移,例如,他的主要場景,即咖啡哲學館在南雅加達飛地Blok M是一間運作中的咖啡館,人們可以在那裡共聚一堂。所以,偶爾,當兩個非常帥的明星進入這裡扮演咖啡師,就會有瘋狂粉絲的尖叫聲。

藝術模仿人生?如果昂格走對了路,事情或許就會往這個方向前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