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愛,默默滋養家鄉的文化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周刊專題 -

她觀察周遭,覺得馬來西亞真的不太注重文化。“我知道這跟經濟有很大的關係,都吃不飽了,為什麼還要去管文化的事?”她認清這裡的現實環境,因此就算請來3位法國專業音樂老師,要補貼老師的機票、住宿、膳食和指導費用,她還是冒險把票價壓得很低。或許碰上新山同時有另一場古典音樂節,又或者是音樂素養低落,售票反應真的不佳。

音樂的價值在哪?潘繡榕自問自答:“你知道專業音樂家花了多少時間和心血才練到這個境界?”她舉個例子,考試還有時間去思考,考卷寫錯了可以擦掉重寫,但音樂得專注努力去練,得想盡一切可以練習的方法,好讓一上台就能以最好的狀態演出。表演沒那麼簡單,不只技術,心理狀況也得練,否則就像很多人平時練得不錯,一上台卻怯場。音樂家一路走來的辛酸、努力少有人知道。潘繡榕也自問把演出票價壓得太低對得起他們嗎?但她覺得,只要觀眾欣賞他們的演出就夠了。

在巴黎,音樂會票價一般分為6個等級,最便宜只需10歐元就能欣賞到巴黎乃至世界各地的交響樂團、鋼琴家王羽佳(Wang Yuja)、小提琴家凡格洛夫(Maxim Vengerov)等超高水準的專業演出。潘繡榕解釋,法國於1957年成立文化部,政府每年花一大筆資金推廣文化,每年都有不同的目標。他們走向街頭表演,讓人們不必進入音樂廳,在街邊也可以欣賞藝術,真正普及音樂文化。

她說的這些馬來西亞都缺乏,文化更與旅遊同在一個部門,所以她堅信馬來西亞需要有各種音樂節、文化節(Festival),才能長久推廣音樂和文化。她深知,國外的文化活動一般獲得金錢資助和廣大支持,但各種活動一開始都是參與的人不多,到人們開始改變想法和習慣去學習文化,才會有越來越多人來參加。她知道,這在馬來西亞將是很長很長的演進歷程。“要發展馬來西亞文化,一定要這麼做。”

撰寫畢業論文,她開始研讀馬來西亞的歷史、各族之間的音樂文化交融,才發現自己原來那麼不了解馬來西亞。雖然還沒畢業,她已經設好長遠計劃,希望自己主辦的音樂節能一步步加入更多本地各族的元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