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深桃花百媚生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非常艷 -

國際電懋有一部《聊齋誌異》,唐菁演書生,才女陳方演花姑子,百花蛇是莫愁——怎的她出浴圖,也讓我想起胡也佛那柔若無骨的倚竹美人?還是臨窗描眉的婦人,眼睛裡頗有戲。胡也佛大概每每習作,都暗藏一本春色,不至於《金瓶梅》,但近乎民間潑辣大膽的暗喻情歌。莫愁不憤花姑子的矯情裝作,欲奪其情郎,來挑撥恩怨。莫愁演戲太少,初見是在《千嬌百媚》日式夜總會,是陳厚特請她來氣林黛的。莫愁當然屬於有故事的女人,某年聖誕節,她芳魂遠去。莫愁瘦一點,福氣少了些,畫報封面卻粉白脂紅,描眉畫鬢,入了畫裡都是佳人。

胡也佛仕女圖,更早之前是連環畫。而且是《紅樓夢》連環圖,小冊裡選的理應是典型的俗艷風格:迎風撲蝶的寶釵,肥白瑩潤,花圍翠繞,嫵媚得歡欣,持扇舉起,裙裾飛起,飄帶舞晃,難得端莊淑女也有香喘息息的時候。頭簪牡丹花,富貴世家的隱喻不在話下。卲氏版薛寶釵是丁紅、米雪,後者的造型差太遠,丁紅則很有晶瑩圓潤之美,只是圓融不足,是因為她演過多的任性角色所致?胡也佛的黛玉也是魅麗的,滿頭鮮花,拈筆寫菊花詩——樂蒂暫且停止斷腸,好好裝扮,瀟湘妃子其實亦可輝煌一番的。史湘雲更加美艷得可以,手拿金麒麟,眉目凝重,是為了判斷其陰陽呢,光影裡的湘雲始終不是主角,鏡頭的焦點沒辦法靠攏,醉臥海棠,旖旎畫面缺席至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