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貪無需宣言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我反貪會積極推廣的發誓,我不貪!”

反貪宣言近來獲得了不少政府與私人機構的大力響應與支持。大批的領袖、公務員、警察與各單位組織,聲勢浩大的念出不貪宣言,場面何其壯觀感人。

只不過,如果貪污問題真的能夠簡簡單單的通過發誓來解決,那我們就無需大費周章的擬定反貪法令來懲處貪污者了。換句話說,如果連具有實際嚴懲效果的法律都無法阻止大貪小貪,我們又如何相信自願性質的反貪宣言,反倒具備了杜絕貪污的效力呢?

當然,簽署反貪宣言一定程度上顯示了各有關單位響應反貪的一種決心與立場,且不管成效如何,還是值得鼓勵的舉動,過早的潑冷水,等同於過早否定宣揚反貪意識的教育努力。只不過,從現實面來看,恐怕沒有多少人會對反貪宣言的有效性感到樂觀。在金錢強而有力的誘惑下,連監禁、名譽掃地等等嚴重後果都不顧的人,難道真的還會記得自己曾幾何時發過不貪的誓言嗎?

國內的貪污問題日益嚴重,貪污的數字沒有最大,只有更大!在媒體上曝光的貪污案件一宗比一宗嚴重;貪污款項一筆比一筆龐大;涉及貪污者一個比一個高層。遠的 不說,就說最近爆發的聯邦土地發展局投資機構(FIC)以遠超原價的價格購買古晉酒店的案件,涉及款項就高達數千萬,而被扣留調查的人士也日日不同,階級更是一個比一個高。這起涉貪案真相雖然還沒有明朗化,但一看就知道當中的枝枝節節牽扯甚廣,絕非只有一兩個人涉及其中。

再說轟動一時的沙巴33億水門案,3名被告雖然面對多達34項控狀,但如此巨額的貪污案,也不可能只有區區的3人涉及而已。雖然當局已經表明調查行動還在進行,可能會有更多人被控,但能否捉到真正的幕後主腦,恐怕極其不樂觀。

面對一宗又一宗龐大的貪污案,仔細觀察民間反應,大家除了滿腔憤慨,也只剩下數之不盡的無奈。對當局的肅貪成果,沒有太多人願意給以鼓勵的掌聲,大家總是慣性的悲觀認為,貪污者捉也捉不盡,所謂的大魚就算落網了,最後也可能全身而退。這顯示了不少人對反貪機構的不信任,以及對司法檢控貪污者的信心不足。

再看最近出爐的2016年第一階段總稽查司報告,政府部門的弊端仍然是一籮筐。每次報告出爐後的檢討與行動,到最後都是不了了之,又能如何怪大家不選擇悲觀以 待呢?

民眾對於反貪工作的不信任可說是長期以來醞釀的結果,自然非一朝一夕可以化解。冗長的提控和審訊程序,加上無可避免的政治干預困擾,更讓反貪工作在很多關鍵時刻功虧一簣。千年道行一朝喪,想要重建信任,談何容易啊?但不容否認,反貪會絕對有其存在的意義,也有其不可逃避的責任,就算再不獲信任,也還是必須完成職責,避免貪污風氣一發不可收拾。

從另一個角度看,杜絕貪污本就不只是反貪會的責任,只有人人都具備反貪意識下,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貪污問題。提供賄賂者和接受賄賂者都是滋長貪污風氣的始作俑者,任何一方的存在都足以令社會難以擺脫貪污困境。

反貪必須從“心”出發,需要靠個人真心誠意的信念支撐。切記,貪念雖是人的本性,但絕對不是貪污的借口。當心中自有一股清流時,不管有沒有發誓,不管有沒有宣言,內心深處自會形成一股強大的反貪力量與信念,支撐着你抵禦金錢的誘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