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統老馬的近身搏鬥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當副首相阿末扎希以馬哈迪的印裔血統挑起他們之間的火線,而馬哈迪也以扎希的印尼背景反擊時,宣示了巫統與老馬之間的鬥爭,將進入人格謀殺、見血封喉的近身殊死戰。

馬哈迪的回擊,顯示這位縱橫政壇半個世紀的前首相,功力更深厚,招式也更狠辣。他向扎希連發三箭,除了暗諷扎希的印尼人血統身分,還指控扎希在21年前中選為巫青團長時,銀行賬戶已擁有超過2億令吉,更聲稱扎希在前年受委副首相時,曾想過要逼退納吉以取而代之。

扎希覬覦納吉首相之位這個說法,在巫統和國陣內部也流傳一時。 早前納吉委任希山出任首相署特別任務部長,就被視為意在制衡蠢蠢欲動的扎希。馬哈迪火上澆油,說明他仍充分掌握巫統內部派系矛盾的形勢,也善於利用這個最致命的矛盾。

這是典型的泥巴惡鬥,各人都極力向對方投擲泥巴,而自己身上也難免一片狼藉。納吉、扎希和馬哈迪已無可避免的踩入爛泥潭,而其餘巫統和國陣領袖大部分還保持謹慎觀望態度。但隨着馬哈迪在馬來鄉區的步步進逼,以及全國大選的日益靠近,巫統和土團黨都將迅速進入戰鬥模式。

這套戰鬥模式,事實上就是巫統的對敵模式,離不開種族、宗教身分的認同攻防戰。馬哈迪正是箇中高 手。1990年大選,東姑拉沙裡因頭戴一頂疑似十字架的東馬土著傳統帽子,被巫統攻擊為伊斯蘭叛徒,46精神黨大受打擊;1999年大選過後,馬哈迪指控華團訴求形同共產黨和伊斯蘭極端分子,引起華社震驚。

但巫統與馬哈迪之間的泥巴之戰,最終可能兩敗俱傷,但更可怕的結果,是把整個國家扯入前景不明朗的動盪狀態。巫統裡並非沒有人看到此點,該黨甘拔士州議員東姑柏特拉哈倫將這種近身搏鬥形容為脫掉衣服的紙牌遊戲,若繼續跟馬哈迪纏鬥下去,巫統最後會得不償失。

東姑柏特拉哈侖說,巫統不能一味採取攻擊策略,讓人感覺巫統跟 馬哈迪和土團黨沒有差別,意即輸無可輸、毫無忌憚,反之應專注於外交上,突出政府過去8年的表現。作為執政黨,巫統的責任是推動國家發展,確保國家繼續在國際舞台有所表現。

這番見解,有對也有不對。執政黨應專注於施政和建設,這當然沒錯;但在政治殊死搏鬥中,無論你是執政黨或在野黨,一旦啟動戰鬥模式,就不必再故作清高、置身事外,因為敵人不會對你仁慈。差別只在於,這是一場保持原則的君子之爭,還是只求生存的泥巴肉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