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易經》的智慧: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新教育.中文大觀園 -

《易的思考,才有嚴謹完備的答案。那麼,《易經》是如何教我們周密思經》又名《周易》,“周”一指周朝,一指周密完備,即周全與縝密

考以求完備答案的呢?關鍵就在時與位。“時”為時間,引申為人生階段、客觀情勢、主客之間形成的時機,以及個人對時機的感受等。“位”為空間,引申為個人地位與處境,以及自己與他人之間的相對關系。人是活在時空里頭的,人之吉兇禍福,半由所處之時空決定,半由自己對時空的認識而由此采取的回應態度決定,也即是其實還有一半的主動權,是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的,就看我們如何學習、思考、判斷、決定與回應。

《易經》一開始就談時空。乾為天、為宙、為時間;坤為地、為宇、為空間。天地、宇宙或時空,萬物生化其中,現在稱為“四度空間”。乾、坤與其所交流展現出來的六十二卦,都是代表一個大的時空整體與客觀情勢。每一個卦有天、地、人之位,而內卦為己、外卦為人,因此牽涉時空與人我的主客觀條件。每卦六爻,又代表一個小的時空因素,稱為六爻皆時,六爻皆位。卦與卦之間、爻與爻之間又相互影響,使每一卦爻都變成活的,會變、會動,因為時空一直變動。如此一來,讀《易經》如同解碼,對其吉兇斷語得找出所受影響的時空、人我與事物等根源。《易經》也因而可以理解為:深入解讀和靈活運用時與位的智慧。本文先談“時”。

“時”可指某個時間點或一段時間,相關詞匯包括:天時、時期、時代、朝代、古今、終始、四季、時令、節氣、年月日、時分秒、年齡、長幼、老少、年初、歲末、過去、現在、當時、未來、時宜、時機、時效、定時、隨時、入時、臨時、失時、應時而生、適時而動、及時行樂、千載一時、烜赫一時、藏器待時、洞察先機、伺機而動、一葉知秋、時運不濟、時世多難、時乖運蹇、時過境遷、共赴時艱、時絀舉贏、感時花濺淚、此一時彼一時、識時務者為俊傑、爭一時也爭千秋、少壯不努力,老大徒悲傷,以及事情分事前、中、後處理,計劃分短、中、長期進行等。

“時”要考慮什麼?要考慮的是依不同時間點、時間階段或時機,註意一件事情的變化與發展。《易經》有“重時十二卦”,即特別強調把握變化中的時機,才可作出精準判斷及正確行動的十二個卦。程頤說:“豫、遯、姤、旅,言時義;坎、睽、蹇,言時用;頤、大過、解、革,言時,各以其大者也。”此外,隨卦彖辭有“隨時之義大矣哉”一語,也談到“時義”。來到爻的部分,初爻是開始,凡是開始,必須踏實努力、戒慎恐懼、見微知著、洞察機先與防微杜漸。二、三、四、五爻是時間循序進展,各有註意事項。上爻是結束,凡是結束,要功成身退、下臺讓賢、提防物極必反,以及要知道結束未必是真正的結束,因為問題看似解決但未必完全解決。

與時偕行,與時皆極

“時”的重要,首先在“知時”,然後“與時”、“適時”、“隨時”與“順時”。乾卦談“時”有“六位時成”之說,最精彩之處有兩點,都在文言傳里提到。一是“知至至之”,“知終終之”。“知至至之,可與言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知道時勢將會如何來到,就設法使它來到,這樣才可以同他談論幾微之理;知道時勢將會如何終止,就坦然讓它終止,這樣才可以同他堅守正當作為。能夠洞燭機先,自能預作準備;懂得結果如何,自能正道而行。二是“與時偕行”,“與時皆極”,隨着時勢一起前進,也隨着時勢一起結束。除了乾卦,損、益二卦也提到“與時偕行”。此外,遯卦與小過卦有“與時行也”,配合時勢而進行,以及豐卦有“與時消息”,隨順時勢而消退及成長。孔、孟談“時”,重點放在“適時而動”,亦即《中庸》說的“時中”:在最適當的時機作出最適當的行動。《論語•學而》“使民以時”,選擇適當的時候征用百姓服勞役。〈泰伯〉子曰“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天下政治上軌道時,就出來做事;不上軌道時就隱居起來。國家政治上軌道時,要以貧窮與卑微為可恥;不上軌道時,要以富有與高位為可恥。〈季氏〉“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 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孔子說:“要成為君子,必須有三點戒惕:年輕時,血氣還未穩定,應該戒惕的是好色;到了壯年,血氣正當旺盛,應該戒惕的是好鬥;到了老年,血氣已經衰弱,應該戒惕的是貪求。”人生某個年齡,要知道該階段自己應做之事,否則會出問題。

如果不懂得“適時而動”,結果就是“背時”、“失時”,一則兇,一則只能悲嘆時不我與。《易經》節卦九二“失時極也”,過度錯過了時機,結果斷語是“兇”。失時而動有3種:一、時機未到就動;二、時機已到不動;三、時機已過才動。〈季氏〉“孔子曰:‘侍於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與君子相處,要註意3種過失:不到該說話時就說了,叫做急躁;到了該說話時不說,叫做隱瞞;沒看他的臉色反應就說了,叫做眼瞎。〈陽貨〉“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喜歡從政做官卻屢次錯過時機,這可以稱做明智嗎?我會說不可以。光陰似箭,時間是不會等人的。孟子喻孔子為“聖之時者也”,因為孔子可以清則清、仕則仕、和則和,惟時適變,行止得當。

老、莊談“時”,重點放在“順時而安”。《莊子•養生主》“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老師(指老子)偶然來到世間,是應時而生;又偶然離開世間,是順命而死。安於時機且順應變化,哀樂之情就不能進入心中。而“真人”的表現,包括“知為時者”,“不得已於事也”,以知識為時宜,做事都是出於順其自然的考慮。《易經》原有“樂天知命”和與時俱化的意旨,離卦九三“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兇。”太陽西斜的附麗,已經日薄西山了。不能敲着瓦盆唱歌,就會發出垂老之人的哀嘆,有兇禍。重點就在人老如果不能樂天知命、隨遇而安,還有太多的抗拒、負面情緒或貪婪欲望,必定死得快一點。

或許,留點時間給自己

《易經》談“時” 精彩之處,還包括“用時”。“用時” 有二重點,一是“待時”。蹇卦“初六。往蹇來譽。象曰:往蹇來譽,宜待也。”初六。前往有險難,回來有稱譽。〈象傳〉說:前往有險難,回來有稱譽,是因為應該等待時機。因為是處在山窮水盡、崎嶇難行的大情境中,所以一開始的初爻,宜靜不宜動,必須處時待機。二是“險之時用”。習坎卦是下坎上坎,坎為陷為險,它是危機四伏的“重險”。遇上這樣的時勢,它的〈彖傳〉卻告訴我們“行險而不失其信”,行動遭受險阻時也不要失去誠信之心。又說“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天象的險阻,是無法跨越的;地理的險阻,是山川丘陵。王公設置險阻來守衛自己的國家。危險時刻的作用太偉大了。“用險”是大學問,知險之用,就能預早防範,轉危為安,逆變成順,兇化為吉。現代人買壽險,是保時間之險;也常說“危機就是轉機”,生活里艱難的時刻,正是考驗以助我們成長的機會,就看我們以什麼心態面對,以及肯不肯努力學習以克服和超越。

心理學有一名詞“時間知覺”(Time Perception),指因借主觀而不假鐘表等外物之助,就能知時間之久暫者,此外還有“時間藝術”與“時間美學”之門類。於我,“時間知覺”也可以指一個人對時間的察覺能力。英雄對時間敏感,所以項羽會悲嘆:“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詩人對時間敏感,所以李白會感嘆: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智者在時間面前沉思且珍惜。《論語•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孔子站在河邊,說: “消逝的一切就像這樣啊,白天黑夜都不停息。”莊子談時,有“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始也者”之句,既深刻且開闊。時間就是生命,思考時間即思考生命,珍惜時間即珍惜生命。

顏回之所以是孔子第一名的學生,因為他能自覺,包括對時間有感覺。“自覺”是察覺到“我”“現在”“說或做什麼”。顏回能在每一個時間點﹙當下﹚,且能長期註意與提醒自己的言行,因此他能“不二過”,同樣的過錯不會重犯;也能時時刻刻察覺起心動念與言行舉止是否正確,從而擇善固執,長時間堅持人生正道。

所以,我們或許不要那麼忙,或不忙時也不要花太多時間在吃喝玩樂上,而是留點單獨與安靜的時間給自己,想想時間與生命的問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