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碼頭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宋銘(新山)

剛亮,漁港的碼頭已經熱鬧起來,各種吵雜的聲音在那裡響起,大小的漁船逐一靠近碼頭,漁夫們焦慮地輪候等着,希望盡快把漁獲送上岸,再搬上來運載的羅裡,人就可以早點回家,畢竟經歷長時間的作業,人是很疲憊了,需要休息。

雖說清晨涼爽,不少搬運魚鮮的工人竟光着上身吆吆喝喝地幹活,汗流浹背,來標魚的漁商都得看他們的臉色,盡快讓路;不識趣的貓狗闖進來,也給他們踢得嘶聲嗥叫。有些較聰明的貓兒,潛伏在角落,伺機而動,叼走散跌在台板上的魚鮮。碼頭四周,人群熙熙攘攘,大小的羅裡排隊運走一籮籮一箱箱的海鮮。早晨的碼頭,一片生機勃勃,靠海謀生的人們在努力工作,一天之計在於晨啊!

弱齡的我跟在阿媽的身邊在碼頭張望。阿媽肩挑着兩個魚籮,眼神在搜索我大哥的身影。阿媽把魚籮放下,叫我看着,然後走到碼頭的前端,卻失望地走回來。大哥的漁船是中小型的,只能在淺海捕魚,通常都會早歸,可是這一天看到幾位漁村裡的鄰居都上了碼頭,卻還沒見着大哥,連續問了幾位大哥的同行,他們都說沒碰到。我看到阿媽的臉色顯得好焦慮,眼怔怔地望向海面。我沿着海口的路堤跑去,海面有點迷濛,但隱約間有幾隻漁船破浪朝海口駛來,不一會兒就靠近了。

終於看見大哥的船了,穿着深藍色T恤的大哥在船的前部把舵,漁船魚貫進港。我飛快地趕回到阿媽的身邊,氣喘喘地喊道大哥回到了。引頸而盼了甚久的阿媽終於回過神來,趕緊挽了兩個魚籮趨前到碼頭前面的一個角落等待。好一會兒才看到大哥把船靠上碼頭的貨物取卸處,逐一把裝滿漁獲的木箱給吊上碼頭,好幾箱呢,收穫看來不錯,魚蝦和魷魚都有。

天媽和兄嫂的辛勞默記心頭

身軀魁碩的大哥也跳上了岸,協助搬運的苦力把魚箱抬上等候運載的羅裡。雖然經歷一夜的勞作,大哥還是精神抖擻地幹活。接着,大哥把阿媽的兩個竹籮丟下船,吩咐他的助手把篩選出來的小雜魚(漁民稱為魚錯)和一些要拿回家食用的魚蝦都裝進竹籮裡,遞上來讓阿媽挑回去餵養雞鴨。(那個時期,阿媽養了一大群雞鴨,飼料用費很重,用魚錯餵養就減輕不少開銷)。阿媽把竹籮挑上肩,母子寒暄幾句,就離開碼頭,趕着回家,我默默地跟在後面,一路看着阿媽肩上的擔子不停搖晃,也許年紀尚小,沒有什麼想法。大哥在我們走後,就把船駕到港灣上游的一處停泊。

經過數鐘頭的忙碌,碼頭四周的喧囂吵鬧逐漸平息。太陽升高了,熱氣蒸發,濃濃帶鹹的魚腥味被風吹散開來,遠遠都可聞到,我就嗅着這樣的魚腥味長大。上了學後,偶爾還去碼頭溜達,阿媽忙時,就用腳車把阿哥留下的魚錯載回家。

日子大致上一成不變,彈指而過,年紀較長後我才真正理解到阿媽肩擔上的那份沉重,但那時她已經步伐蹣跚,老了。以後,大嫂就接替了阿媽的這份工作,每個早晨到碼頭把魚錯挑回家。對於阿媽和兄嫂的辛勞,我唯有默記心頭。漁港的碼頭,總是喧囂繁忙,船去船

來,新船換舊船,人來人往,新面孔代替舊面孔,大哥最後也退休並把他的船賣了,從此在外地就業的我,即使回鄉也再沒有在早晨到碼頭去觀賞晨光,不過舊日碼頭的晨景,還是深深寄存於腦海,回憶時,歷歷在目。後來聽說碼頭過於陳舊,被拆了,新的碼頭建在對岸。清晨的新碼頭,風光如何,是否與舊的一摸一樣,至今還未去領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