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素。自在

—— 來 犀 鳥 鄉 的 作 家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活力 副刊 -

與梁放初次見面,是在吉隆坡國際機場為他接機。我手拿着一張大字牌“梁放”,但依然不放心,因不曾會面擔心把人家給錯過了,於是努力從照片上認人。

網絡上梁放的最新照片,是他去年11月獲得第14屆馬來西亞華文文學獎。在隆雪中總的頒獎典禮上,他穿着淺褐色的大西裝,十分英式紳士。我想,這和他過去英國、蘇格蘭留學有莫大的關係。

機場裡走出來的人群散了,終於有一個人站在我面前,但他的裝扮和我的想像相差十萬八千里——背着帆布束口布袋,頂着漁夫帽,一身樸素,不變的是他那過去深受西方文化熏陶所培養出獨特的氣質談吐和涵養。

只見梁放露出爽朗的微笑,輕聲細語問道:“請問,妳在找我嗎?”

▲梁放因工作關係經常走入山區。1982年,他(左二戴白帽者)在砂隆河口與團隊勘測地質。

梁放喜歡和原住民共處,多次獨自走入山林。1992年,39歲的他曾經獨自走入砂拉越內陸,與肯雅族部落住上一段時間。

1993年,40歲的他獨自在砂拉越拉讓江最上游處漫游,與游居、過着半原始生活的本南族共處了一個多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