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當初沒有留在那裡”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優質生活 -

梁放就是如此的一個人,簡單樸素,虛懷若

谷。

自他在2006年選擇提早退休後,每一天的生活是極度的簡單寫意,與年邁的母親及妹妹住在古晉三哩市一棟老房子裡,除了閱讀寫文,或拖着菜籃車走路去買菜,便是在庭前蒔花弄草。這是他理想中的生活,也是他的選擇。當年他二度留學英國,每一次都有人想把他留下來,可他在國外生活的每一天,心心念念的都是犀鳥鄉的人事物,因此想也沒有想便回拒了;哪怕到了今天,當初回國的決定,也完全沒有一絲後悔。

他深愛這片土地,更甚於對英國美好生活的嚮往。梁放出生在砂拉越內陸一個小鎮砂拉卓(Saratok),父親是裁縫師,行情不好的年代先是在伊班長屋裡,不久在長屋旁邊建了一間亞答屋,後來為了上學又搬到小鎮上,又因砂共而搬至馬來甘榜。“早些年,我幾乎和伊班小孩子一起長大。每天跑到長屋和伊班人的孩子玩,在那裡吃、喝、睡,幾天不回家都沒有關係。”梁放回憶道。

那是一個分外混亂的年代,當時的砂拉越尚未與馬來亞聯邦(Malayan Union)、新加坡和沙巴組成馬來西亞聯邦,有人爭取也有人反對獨立。鄰國印尼進行長達3年的武裝對抗這項獨立宣言,好不容易對抗平息,又進入“山老鼠”(砂共)時代。“當年確實很多人跑到我們家裡討飯吃,母親一個人留在家裡都會怕。伊班人給我們一個很大的烏龜殼,放在家門口,對我的父母說,如果有人來,你們覺得不安全,就大力敲打烏龜殼,伊班人聽到巨響就會過來幫忙。”雖然被伊班人守護着,不過父親還是決定搬到小鎮上的馬來甘榜裡。“搬家的時候,長屋裡的人都來幫忙,我的弟弟妹妹就坐在伊班人的背籮裡,一路護送到

甘榜去。”

1966年,13歲的梁放在英文中學寄宿期間,跟隨老師與同學到斯裡阿曼Wong Padong瀑布郊游、野餐。

1954年,梁放未滿周歲,為了給中國廣東新會的祖母寄照片,母親帶着兩個姐姐與他到鎮上唯一的相館去拍照。

1966年,當時的梁放13歲,在政府英文中學寄宿學校就讀,宿舍一位英籍老師招他前去拍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