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倒屎婆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新村裡,有一個女人叫阿狗嫂的,她原名叫什麼,誰也不知道。自從她承擔了這一份工作後,村裡的人都改口叫她“倒屎婆”了。

當年,新村的每戶人家,家中都沒有排糞便的措施,村委會就在新村邊建蓋了好幾座廁所,每一座有3間或4間,村民每一天要大小便就到這裡去。廁所用磚砌起,留有梯級,後面留個口,方便把馬桶放進去。上面架上一塊有洞的士敏土,四周圍起木板,鋅片蓋頂。誰要方便,就蹲在士敏板上,對準洞口泄到馬桶裡去。當馬桶裝滿糞便,上廁所時,就會聞到陣陣濃濃臭味,然而村裡的人都習以為常,天天照樣上廁所。

每一個星期,就得清理一兩次馬桶裡的糞便,所以,村裡有一位老人承擔這份工作,肩上挑着兩個鐵桶,到每一間廁所去倒糞便,然後挑到新村旁的膠林邊,地上挖一個大坑,把糞便倒進去。

不久後,老人家年歲已高,健康出現狀況,無法再繼續擔任這份工。這一份非常低賤的工,有誰願意做呢?村裡的阿狗嫂,卻自動提出意願,村裡人紛紛向她放話,說這是一份倒糞便的工,又髒又臭,你不怕嗎?有沒有好好想過?她聽了淡然地回答,這個我知道,我以自己勞力去換錢養孩子,除了割樹膠,又可以多一點收入,你知道嗎?貧窮比髒和臭更難受,這個只有自己知道。

從此以後,阿狗嫂就被人叫作“倒屎婆”了。她的個子嬌小,穿上長褲,綁一塊紅頭巾,披一件男裝長袖衣,挑起一擔糞便,步伐輕快,穿走在新村邊,把糞便挑到新村後的膠林邊,倒入大坑去。每當遠處飄來陣陣臭味,村人就知道“倒屎婆”來了,有人會掩着鼻子,有人走遠避開,卻忘記自己的臭味也交給了“倒屎婆”。

阿狗嫂從中國遠嫁到這片土地,她隻字不識,自己姓名也不會寫,就這樣跟着老公挨苦過日,卻很少聽過她半句怨言。她相貌平凡,說話響亮,面常帶微笑,後來我才知道,她是客家人,很會唱山歌。所以,常叫她唱山歌來聽。她常就隨口唱出:“日頭一出天邊紅,做人就要想得通;日落山邊又一日,勤力做工來賺錢……”“山中也有千年樹,世上難逢百歲人;做人做事莫埋怨,留下好名在人間……”“木瓜結子抱娘頸,做人子女要孝心……”還有許多許多聽過的,我也記不起了。

阿狗嫂為全村人清理糞便,為村民打造一個衛生的環境,清新的空氣,卻沒有聽過村人稱讚她,也沒有給過她掌聲,全村人只會叫她“倒屎婆”,我也稱她叫“倒屎婆”,現在想起來,心裡非常慚愧。她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也沒有獲得封賜什麼勳章,卻默默地奉獻青春,為村民服務。我想,她的生命不也一樣發出光亮,照亮人間嗎?

阿狗嫂已經離世幾十年了,孩子們已成人,各自從事善業,老屋已轉賣他人了。然而,我每一次回鄉探親,經過她的門口,腦子裡就浮現她的身影,她的微笑,耳畔自然響起她唱山歌的音調。在我的心裡,她是個偉大的母親,一個美麗的女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