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沒有戰場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快樂家庭 - “酷”兒魔媽臉書:www.facebook.com/ahchui

孩子們上學這些年,買過好幾個書包,都是拖拉式的,主要是保護脊椎骨不發育成S型。我是“書包放手型”媽媽,三年級後就不檢查小朋友的書包和功課,阿哥小學時代不用檢查,因為他有一套“功課哲學”,檢查了他不做你又奈他何?現在阿妹不必檢查,是因為她是“逢功課必主動完成型”,不必費心。

那日考試周,阿妹突然說要帶小書包,我沒心肝的說哎呀,家裡沒小書包,拖大書包去。結果放學,阿妹不高興:“馬麻,真的不能再帶大書包了,現在是非常時期,官員要來學校秤書包,老師說帶重書包的人,名字都要記錄在buku kawalan。”

哇!秤書包?求學路上走這麼多年,第一次聽到書包被擺成主角!這是怎麼一回事呀?原來事情都鬧大成新聞了──家長投訴書包過重,校方違規給學生買過多作業簿(涉及抽佣金嫌疑)。老師則指家長也有責任,很多學生根本沒收拾書包,什麼都往裡頭塞;學生說我們也是迫不得已漏掉要被罰,另外放學後得去安親班,還有安親班的功課,不帶大書包是要我們怎樣?

無辜的書包於是成為火藥味重的槍靶,社交媒體討伐聲嘩然,突然多了很多語言尖銳的評論家,老師們教學士氣更是深受打擊變得很低落。我心中納悶:華小教育議題這麼多,討伐書包會不會劃錯了重點?

討論的方向好像偏離了

為什麼我們的討論不是在更進一步擴大華小生表達的空間跟勇氣、更加培育思維的創新和國際視野的開拓、更善用科技讓學習主權交回孩子手上、更多的允許多元潛能的每個孩子能夠在校園內找到自己的舞台、更用欣賞與鼓勵取代權威與打罵……為什麼竟然是書包?

而且親師溝通的牆愈筑愈高,互不退讓,目的是什麼?我們大人在說話時有沒有退一步想?(很多學生會說:都是那個告上教育部的家長,“害”我們不能帶大書包,這論調哪裡來?)互不相讓的指責和負面的情緒在校園內滋長,真的會讓我們更接近教改的教育目標嗎?能讓孩子開心上學嗎?學校如果成為戰場,誰遭殃?

我們家談書包議題,結論是三方都有錯──有些學校作業簿真的胡亂買、有些家長真的胡亂說、有些學生真的胡亂塞。阿哥說還是中學好,我們學校就有付費locker(抽屜),不想帶重書包租借個抽屜就解決。

我說是啊國際學校好像就沒書包過重問題,我朋友女兒今年5歲就要進國際學校讀year one了,你弟弟還有一年幼兒園,經濟條件就是不一樣,贏在起跑點,帶什麼書包都可以!阿哥問:然後?我說:“雖然誰先到終點還說不定啦,就是……”

阿哥很定:“你先告訴我哪裡是終點?”我說:“eeeh,死亡是終點嗎?”阿哥笑:“哈哈這樣啊,我馬上跳海不就贏了?”那,那終點何在?阿哥:“我認為是人生的境界。人生的境界能去到多高,那裡才

算終點,每個人自己決定,起跑點不重要,因為根本不是一場比賽!”

是啊,我們可以拼搏可以追求理想,但人生不是比賽,沒有戰場,我們以為的比賽和戰場都是內心強不強大,修為能力夠不夠的一種投射而已!當我們看見戰場那一刻,已經輸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