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方寸之間見天地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東西 -

於“印象”展覽展出的印章接近200件,共有23名篆刻家參與其中,展出的作品除了有石章,還有陶章及木章,刻印內容包含不同文字及圖案。

策展人之一張財自1991年就讀新加坡南洋藝術學院,便開始接觸篆刻,從事篆刻已有二十餘年,主要製作石章。

他透露,並不是所有石頭都適合刻章,石頭硬度接近3度就非常硬,對手工刻造而言,過於困難,所以適用於刻章的石頭為葉蠟石,硬度大約介於2至3度。

“我們最常使用來自中國的石頭,尤其是福州的壽山石,當然也有老撾石、印度石、我國居鑾的南山石等。”

傳統上,印章常見書法字體,通常以篆書為主,但隨着時代變遷,刻印內容逐漸產生變化,圖案、風景、英文字母、抽象線條等,紛紛成為創作元素。

他說,印章可簡單分為兩種,也就是姓名章和閒章。姓名章刻印內容與名字相關,除名、號,還可以刻小名、籍貫,而閒章則內容廣泛,有詩詞、成語、吉語、圖案,甚至英文字都有。

“篆刻內容無局限,想刻什麼都行,可完全寄託創作者想法,我們說方寸之間見天地,由於印章體積小,多數人覺得難以琢磨,但只要能在方寸間表現出無限天地,小中見大,它其實很有趣。”

張財之所以喜歡上篆刻,是因為對磨石及刀刻時發出的聲音,感受特別強烈、震撼,讓他輕易投入其中,成為很好的抒發管道。

“篆刻好玩之處在於,找到原材料後要思考怎樣琢磨,比如一塊粗石頭,要把它磨亮,之後構思刻印內容,這就牽涉美術,可能是書法、繪畫,再來要用刀刻出來,變成涉及技藝,對思維激發非常好。”

由於大學時期主修西洋畫,副修東方藝術,嘯濤篆刻書畫會副會長胡財和,把東西方文化結合一體,創作出猶如微型雕塑的陶章。

“除了印章,我本身還有做陶瓷和雕塑,所以思考如何把這3種藝術形式結合一起,製作出既可以觀賞,同時能把玩和承載文化內容的作品,來帶出新意。”

他說,雖然印章在方寸之間,卻博大精深,承載着文化訊息,而面積小的優勢是製作時必須集中精神,過程可以很忘我及享受。 創作內容無局限 結合不同藝術形式 碰撞出不同火花

“尤其做陶印有更多層面享受和體會,第一層享受是塑形時,第二層是刻的時候,最後則是燒的時候,因為存在變數,顏色可能不完全按照你的意思,也可能有意外驚喜,非常迷人!”

他認為,篆刻發展至今已好幾千年,要是一直以傳統角度對待,將局限發展,所以若能融合多方文化藝術,會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及無限潛能,變得更為吸引人,尤其讓年輕人願意接受。

受到胡財和啟發,另一策展人陳信中嘗試使用木作為印章原材料,由於是馬六甲人,大部分時間在逛跳蚤市場和古董店,所以收集了不少木製品和家具,並賦予它們新生命,創造出木印章。

“財和的理念特別,可以玩陶瓷玩到如此出神入化,促使我思考或許可轉換原材料來改變創作風格,可能我性格也比較古怪,喜歡刻圖案多於排字,而且我喜歡造型多變。”

他說,用木頭刻章的不同之處在於,木頭早已有形狀,而且有纖維、紋路,硬度也不一,刻印內容需遷就現有條件,變得局限,卻同時激發想像力。

“我的創作多數是圖案,因為中國文字很妙,只要有少許偏差,就變成不是那個字了,但圖案多一點少一點,並不會察覺,對我來說容易控制,隨時要怎樣改變都行。”

對於篆刻未來,他也擔心將會斷層,舉辦展覽及發掘不同創作形式,就是希望吸引更多年輕人接觸。

“假如今天印章全是篆體,會吸引你嗎?並不是篆體不好,而是看不懂,如果能用不同形式先吸引人,喜歡後,就會慢慢深入了解,其實篆刻最美是它的文字。” 玩出篆刻新花樣

原材料是橄欖籽,切開後,每顆籽的洞口都會不一樣,考驗創作者的想像力。 酉滿兆豐年(左)、三陽啟泰

當真 此為陶章,採用樂燒工藝燒製而成,有趣之處在於無法預測成品顏色,讓人感覺刺激。

一葉一菩提 外形令人充滿想像,上層不規則線條,看起來就像麵條。

年輕篆刻家程儒穎作品,刻印內容以可愛肖形為主,為篆刻注入新氣息。 幸福一家

任逍遙 以風獅作為印鈕的石章,是傳統的創作形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