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力丁宜新村獨立日之故鄉情

文/譚間英(芙蓉)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潮設計 -

夕陽已沉落,小城上空飛翔着密密麻麻南來的燕子,吱喳喧嘩,黑壓壓地站滿在一行行的電線上棲息。這是60年前被稱為燕子城的庇月勞市。往西行,有條土道通往我的故鄉——巴力丁宜新村,華人稱之港尾村,此村被刺籬團團圍困,是英殖民地政府剿共黑區,炮火不時往森林裡轟。

那時我4歲,聽見長輩們興奮地評論着時勢。軍警已撤離,大約四五十戶的小村散播且瀰漫着不受監控的自由與歡欣!貧村唯一的收音機,由政府所資助,懸掛於村前一根柱子上,利用發電機發電,傍晚的新聞時段,振奮的民眾齊聚於此聆聽國家獨立的播報。

1957年8月31日早晨,村長領導下,村民集合於村前準備參加遊行,領頭青年們高舉着國旗,歡呼吶喊: “Merdeka!”每個小孩都獲贈一支小國旗,旗棒紮了一粒椰糖,咱們窮苦孩童並不懂獨立為何事,只因有免費的糖吃而興奮!也跟隨群眾搖晃着國旗邊行邊喊: “Merdeka!Merdeka!”民眾那一幕濃烈的愛國情操深深嵌入我心!雞隻成為路邊的觀眾,它們伸長脖子驚愕地“嘓——嘓——嘓”地叫,狗兒搖搖尾巴跟隨在後,牛只不理不睬兀自低頭吃草。我們的汗水從髮根淌下,經過家家戶戶,窗門皆不上鎖,互相信任,呈現平靜安詳的一片樂土。

父母來自中國,漂泊到此扎根散葉,我是樹上掉落的種子,在這安逸的土地發芽成長,對這片孕育着我的鄉土啊,存於內心濃濃的情,深深的愛!

國家獨立給予人民自由自主,圍村刺籬因此拆除,村童走出了村莊,往村外廢墟野地裡去採野果。此處是一座慘遭日軍血腥殲滅燒燬的村莊,死於刺刀之下的村民曾經曝屍遍野,血肉化入塵土,骸骨散佈於野地,無處伸冤的魂,淒風苦雨中泣別飄零!一名不知來自何方的善心老者,運來兩個大瓷缸,揀拾起散落野地的骸骨,裝進瓷缸埋入土裡。若干年後,它們經由華社團體再掘起移葬入村口墳山,立了一個碑記念蒙難的675名華族同胞。

在年長的哥哥姐姐們帶領下,結隊去採摘紅毛丹、山竹,吃進嘴裡,甜入心裡。當時我們都不曾去分析,這都是刺刀下的亡魂所栽種的。

童年多姿多彩的生活經歷,拜獨立自由所賜。我不曾忘懷河裡戲水摸魚蝦,山野林間猿猴遊蕩,鳥聲嘹亮,我悠走礦湖邊,追看蜻蜓於綠波上輕飛點水。魂牽夢縈的故鄉啊!不禁感歎何時是歸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