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教是華人重要資產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陳芳龍管理顧問

11月11日,母校柔州永平中學歡慶60週年校慶,當晚席開230桌,來賓2300人。更早些時候,石榴花盛開的5月,兒時母校南利小學,也辦了場募款餐會,這個不到300人的小村落,卻迎來了700餘位賓客,大約是村子人口總數的2.5倍。這兩場餐會,提供的不會是電影《芭比的盛宴》(Babette's Feast)中的美食;來客不是為了飽餐一頓而來,更多的是對華教認份的支持,也或者是散居各地的老朋友們,期盼借由餐會相聚一堂,目的似乎很簡單。正如魚兒迴游、候鳥遷徒後的尋根之旅,華教是眾人的根!

這種在台灣被稱為“流水席”的餐會很多,但多是為選舉活動造勢,以沖高人氣。近年來,大馬政壇也不遑多讓,吃選舉飯也蔚然成風!但這些“飯”和華人為了華教募款的“千人宴”截然不同;選舉飯的重點是湊人數,“千人宴”卻是花了3千、5千,也就只能蹭得名為“貴賓席”的飯菜一桌,而且還 不帶酒!

以前,我總認為錢捐華教,有心就好,何必大擺宴席,鋪張浪費?但如今細心掂量,確有必要;因為一場場的餐會,志在老友相聚,志在凝聚不同年代華人對華教的認同感,確保支持華教的香火得以延續;餐會只是點燃熱情火炬的引信。

地方小鎮,如果一所獨中經營的好,足可以作為團結鎮上華人族群的精神堡壘,會形成一股很大的精神支柱和力量;一所中學可以在一個小鎮上扮演着如此微妙的角色,除了馬來西亞,我不知道上哪還可以找得到?

獨中經營的很辛苦,他是大馬正統教育體系外的棄嬰。我們已經獨立了60年!60年來獨立中學的經費,從未在政府的年度財政預算案中編列;偶有良知的政治人物,也只能送來杯水車薪!61所獨中,在風雨中飄搖了60年,政府無法依靠,就只能靠各界熱愛華教的人士、鄉團或者畢業校友支持,涓滴雖然不能成河,卻也能讓獨中屹立不倒,而且茁壯!就這一點,足以告慰已逝的華教先賢鬥士,也為新 一代華教接班人深感驕傲!

即使華人生育率偏低,但在各方努力及辦學績效卓著的影響下, 2017年的獨中生總人數達到8萬5000人,較2000年的5萬3000人,增長了60.38%。而這段期間的華裔人口則只從569萬2000人增長至665萬才成長16.83%。獨中生人數成長雖然帶來喜悅,但華裔人口占國民總人口比例下降卻令人擔憂!華人少子化或移居海外,已經是大勢所趨,各校能做的就是提高華小畢業生就讀獨中的入學比率。

誠如首相署部長魏家祥所言,華教是華人的重要資產。是的,是“非物質的重要資產”,是“精神的資產”。也因為華教的存在,我們的日子過得也踏實些!除了精神支持,你我之間誰不曾每年總會拿收入的一部分去支持華教?或與華教有關的事務?

華教生存需要一股“暖勢力”,就拿我老家的一村(南利新村)一鎮(永平)來說。與很多國內其他鄉鎮一樣,村子因年輕人口外流,在村裡出生的華小生只有10來個。10多年前村中的長者就決定從附近的鄉鎮找生源,避免學校面 臨歸類為微型華小的命運。因此,大伙四處湊錢買校車,免費的把外地生載來南利華小就讀。80位學生上下的境況維持10年多了,但這筆長期開銷從何而來?靠得正是熱愛華教的幕後英雄。

永中60週年校慶的餐會,200多桌酒席是鎮上兩間大餐館報效,分文不取(甚至主動提出每年報效酒席百桌,成立清寒助學金);整個活動動員了鎮上的許多社團和熱心人士、以及50多屆的校友,2萬華人的小鎮硬是湊了400多萬令吉捐款。

這一村一鎮的人,為了華教永續長存,很明白支持華校的工作是不會有停息的一天。老兵或許逐年凋零,但獨中香火的傳承,會有新人接替。不只是永平、南利,全馬其他鄉鎮不也一樣?

11月12日巴生興華中學為前董事長楊忠禮辦了一場追思會,其長公子楊肅斌帶領家人上台致詞說: “興華的發展是他父親的驕傲,他會秉持父親遺願,協助興華的發展!”,就是這種傳承精神,大馬華教才能成為華社資產,才能永垂不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