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了,還在原地踏步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廣場 - 林瑞源執行總編輯

509大選已落幕6個月,但還有許多政治人物和民眾看不清方向,這讓建立新馬來西亞的努力蒙上陰影。

當然也有覺悟的,比如馬來西亞前鋒報副總編輯莫哈末再尼在其專欄說,前鋒報一直以來都做錯了,現在改過自新才能存活,一份報紙即使由政黨擁有,也應該保持中立。

該報較早時在阿旺士拉末(Awang Selamat)的專欄指前首相納吉在其銀行戶頭存有26億令吉是捐款一事說謊了,並促請納吉向巫統黨員道歉,卻受到親納吉的巫統領袖的攻擊。

巫統領袖沒有承認錯誤,把被控視為政治報復。納吉日前與網民的見面會上說,國陣是敗在希盟的謊言和誹謗,不是因為一馬發展公司。這種說法被凱里及納茲里駁斥,並強調一 馬公司醜聞是導致國陣敗選的原因,巫統和國陣不應再否認。

如果一馬公司弊案是謊言,不會有那麼多國家採取行動,其中美國司法部檢察官辦公室在10月底以洗錢及海外行賄等罪名提控富豪劉特佐、高盛(Goldman Sachs)前東南亞地區主席萊斯納及前高盛集團銀行家黃宗華;萊斯納已經認罪,而黃宗華同意向新加坡當局歸還約4000萬新元。

因為沒有與納吉切割,所以巫統難以丟掉包袱,走上復興之路。巫統現在玩弄種族課題來轉移視線,譬如,巫統主席阿末扎希抨擊2019年財政預算案充滿“行動黨議程”,預算案只關注城市人民,城市以外的國民並沒有受惠,這才是謊言。巫統也聲稱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將會剝奪馬來人 特權、侵犯馬來王室地位,試圖挑起馬來人的恐懼。

除了巫統,馬華和國大黨也沒有承認一馬公司弊案對國家和人民的傷害,雖然他們很勤力監督和批判希盟政府,但不對過去的事情懺悔及道歉,即使換了領導人,也無法走出前朝腐敗的陰影。

過了半年,反對黨還在迷茫中,希盟成員黨也好不到哪裡去,不知道自己的方向。青年及體育部長賽沙迪日前說,馬來主權時代已經結束,國家正朝公平的新階段前進,他最近卻呼籲政府不要簽署ICERD,因為這項公約抵觸聯邦憲法賦予馬來人和土著特權的條文。新馬來西亞應該是全民平等,希盟最年輕的部長已跟不上時代。

不是所有馬來人都被巫統及伊黨 的伎倆嚇倒,人權律師兼社運活躍分子西蒂卡欣、馬大法律系副教授阿茲米沙隆就支持簽署ICERD。

希盟也不可避免被投機主義所滲透,例如公正黨黨選出現幽靈黨員及金錢政治的指控,別有居心者正利用黨選作為他們的“升官捷徑”。

撇開肢體衝突、蓄意破壞等行徑不談,幽靈黨員是更為嚴重的問題。砂州如樓區部在黨選開始前一天只有603名黨員,卻暴增至1萬3000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內有乾坤,但公正黨黨選委員會和政治局接受了新黨員名單,連查都沒有查,難怪公正黨最高理事拉蒂花炮轟,這種選舉操弄,比國陣時代的選委會有過之而無不及,政治局的否定綜合症,猶如國陣巫統的行徑。

除了砂州,沙巴也有很多投機分 子,假如亞庇高庭不是宣判沙巴人民復興黨主席沙菲益阿達擔任首席部長符合州憲法,相信一些議員又會上演跳槽的戲碼。

是希盟縱容了跳槽歪風,希盟黨主席理事會會議議決可以接受沒有案件在身的國陣議員,讓跳槽變成可接受的行為,這對經常強調道德的希盟來說是何其諷刺之事。

人們希望希盟推出非種族、用人唯才的新政策,半年了還在等待。

政治人物不講原則、道義及民主,只顧政治利益,談什麼建立新馬來西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