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聽柳瑩細聲細語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言路 -

無論在Facebook、Instagram還是twitter,最近最火的羽毛球報道就屬男雙。無論上層的發言還是退役球員的意見,無論教練的意見或是當事人的感想,每一天就像讀故事般總有續集,外界總有好多不同的猜測,包括我。

在馬來西亞這個男生“領導”的羽毛球界裡,無論好壞,外界的關注只會多不會少;關注越多,相關人員背負的壓力就越大,天天面對的是“交代”、“結果”。在運動生涯裡,有些球員成名稍遲,比如26歲以後才開始打出成績,不過25歲之後 個人特有的打法基本已成型,熟練度和穩定性是憑後來經驗的累積。

雙蔚組合的成績讓人感覺就像曇花一現,奧運時輝煌,如今漸漸黯淡。他們是在古健傑/陳文宏拆伙、退役之後,和各自搭檔拆拆合合,最後才走到了一塊,成了第一男雙。他們各自實力不差,吳蔚昇的後場兇猛進攻,半場抽擋出色,起跳殺球兇猛是他的特色;陳蔚強前場組織能力數一數二,網前球的細膩,處理小球、搶攻能力、網前發接發都是他的優點。

一切都從蘇杯開始

通常一對雙打,教練是不會配同樣打法的兩個人,或者可以說能配在一起都是性格相異的人。看起來我們的雙蔚組合很完美,一位組織能力強,一 位後場進攻為主,可是為什麼會走到低迷時期,走向拆伙的那條路?

緣由似乎是去年2016年迪拜那一站總決賽冠軍之後,表現越來越不穩定;開始讓別人質疑的比賽是今年五月的蘇杯,連續關鍵兩場輸給了同一隊日本選手。蘇杯是全馬都關注的大賽,兩次失利造成了外界和上層的懷疑。雙蔚在蘇杯前相繼受了傷,狀態不在最佳,他們在那狀況下失利似乎也不被接受。

最後一個給他們的機會是在8月的世錦賽,成績不佳就拆伙。世錦賽結束之後,球員、教練開會;教練、總監開會;總監、上層開會,會議已不存在檢討失敗的意義,而是我們的男雙何去何從。記者幾乎天天出現在訓練館,新聞天天報道,關注密切。

外界總會有很多鍵盤高手,彷彿看穿了每一件事情的發生,也好像男雙的去向他們手裡握有投票的權利,把事情的發生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再加上一句,“他們不行了啦!”

問題的發生總是有他的根源,當然,原因或許來自多方面,比如說訓練計劃調整、球員缺乏溝通,又或是球員和教練之間的想法分歧。

一對雙打拆夥牽連甚大

如果要把一對雙打給拆伙,那整個隊伍都需要做出改變,A1A2不配了,是否要拆B1B2,還是C1C2?如果把A1配C1,A2和C2卻配不了,是否要把B1和B2給拆了,重新再搭配?每一隊都有自己的世界排名,拆了整個隊伍的世界排名必須從零開始,每一位隊員是否願意?

後來的會議,羽總開出了讓男雙決定去向的條件,如果堅持走下去,那他們有三個月的時間證明自己,或者現在馬上拆。可是後來他們的選擇是分道揚鑣,事情還沒結束……

我沒有特別的意見,畢竟這是別人“家事”,而且那麼難做的決定,我想還是留給羽總去安排,搭檔對雙打球員來說就是飯碗,不過選擇哪種飯碗,是他們的決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