Ჺ୮㌨ᅟࡇ࡝⮱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 許子根博士

在談及我們如何爭取增加高等教育機會的過程,就必須先簡短地回顧40至80年代期間發展高教的坎坷歷程。

我國的正規教育制度因受殖民政策的影響,而跟隨英國精英專才的結構。因此,新馬兩地到了1949年才有第一所大學,就是由1905年成立的愛德華七世醫學院和1929年創立的萊佛士學院合併而成,位於新加坡,以英文為媒介的馬來亞大學(馬大)。

50年代初,馬新兩地華社發起創辦以華文為媒介語的民辦南洋大學,籌款運動風起雲湧。位於新加坡的南大於1955年開課,設有文、理、商學院,成為東南亞華文教育最高學府。

1957年馬來亞獨立後,馬大於1959年遷移到吉隆坡,而原有的新加坡馬來亞大學隨後改名為新加坡大學(新大)。根據我70/80年代在理大任職時所取得的資料,馬大1960年錄取大一新生總人數僅有三百多名。到了1965年 新生總人數增加三倍至1千餘名。可是,全國各源流中學生在60年代初開始激增,一所大學顯然供不應求。

從60年代中開始,巫裔學生享有一些優待,但還沒有強制固打制。1960年,馬大文科206名新生中,巫裔占66名(32%);理科129位新生中,巫裔只有5名(4%)。1965年,文科653名新生中巫裔升至45%、理科405名新生中巫裔稍增至8%。

與此同時,新加坡政府於1965年接管南大,將之改制為英文媒介,1980年併入新大,成為新加坡國立大學。大馬教育部於1967年宣佈,擁有政府文憑的畢業生方獲准出國深造。兩國政府這兩項措施威脅了華校生深造之路。於是1967年底,大馬華社在董教總領導下,發起成立以華文為媒介的獨立大學。但執政的聯盟領袖出聲反對,引起華社嘩然。

政府的應對之策即是在1968年中批准馬華公會創議的拉曼學院成立。同時也於1969年成立公立檳州大學,後改名大馬理科大學(理大)。

雖然聯盟政府於1969年5月初全國大選投票前夕批准獨立大學有限公司註冊,但已挽回不了已流失的華裔選票。結果聯盟不僅首次失去了三分二多數議席優勢,也失去了檳丹兩州政權,而雪隆兩州因朝野議席不相上下,一時無法組成政府。

政局極為不靖,隨着爆發了513種族流血暴動,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國州議會暫停操作。也就是在這非常時期,政府制定了新經濟政策,在高等教育學額和商業執照各方面實施種族固打製,也在1970年設立了以國語為媒介的大馬國立大學(國大)。

1971年初政局穩定後,國會復會。除了修改國家憲法之外,也制定《大學及大專學院法令》,規定創辦任何大學或大學院需獲得國家元首之恩准,也因此限制了民辦或私立大專的設立。

70年代中原有的農業學院和工藝學院先後升格為大學。官辦大學由1970年的3所(學生將近8千)增至1985年的5所(學生將近3萬8千)。

在這期間,非土著學生雖然逐年也有增加,從1970年的4千多人增至1985年的將近1萬4千人,但百分比卻由60%降至37%。這是因為招生種族固打制於1970年後的強制實行,土著學生在15年內由3千多人 (占40%) 激增至2萬3千餘人(占63%)。

大學學額雖有增加,仍無法應付迅速增加的成績合格學子,很多不得其門而入的華裔子弟,更是感到沮喪不已。未能栽培更多人才,又何嘗不是國家的損失?

因此,自1974年開始,華社一而再地提呈設立民辦獨立大學的建議書,但屢遭拒絕。於是, 1980年9月獨大不得不起訴政府, 1981年11月吉隆坡高庭宣判獨大敗訴後再上訴。

聯邦法院於1982年7月駁回獨大上訴時,正好是我們參政後的3個月。有感於發展高等教育機會是何等迫切,卻又何其坎坷,我們唯有不斷砥礪奮進,尋求解決對策。但意料不到在1983-84年期間,竟然因緣巧合地打通了一個缺口,得到突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