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盟當做先行者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體育 - 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政治動態稍為敏感的人早已察覺,在509變天之后,國陣的標誌已在砂拉越絕跡,這些前國陣領袖也很識時務,不再是一身藍衣亮相,所有過去對國陣宣誓的忠誠,從509那天開始,絕口不提。因此,砂國陣會湮滅在這一波的改革洗禮中,是預料中的事。

砂拉越政黨聯盟(GPS,簡稱砂盟)的成立是順勢而為,也是情勢所逼,國陣這招牌已形同政治票房的毒藥,退出再另尋出路是唯一的抉擇。任旁人如何冷嘲熱諷,百般揶揄,在利益的關頭,在改變的風口浪尖,“大難臨頭各自飛”是政治常態,死守共患難的情意結,終將嚐作繭自縛的惡果。基于現實的考量,阿邦佐哈里率領砂4個政黨組織砂盟是為自保和求生存的舉措,否則繼續留在國陣內得來忠誠守護的溢美之言也無用,換來的將是在3年后的砂州選舉遭逢滅頂之災的厄運。

砂盟的成立被譏諷為是新瓶裝舊酒,與導航系統(GPS)縮寫相同的砂盟會不會引導砂拉越走出全新的出路?若判定它只是借國陣的舊軀體來達致還魂的目的是言之過早,也是有欠公平的,至少應給砂盟時間證明,它們在沒有國陣包袱的心理壓力下,展現從錯誤中醒覺的學悟,敢于扮演爭取自主權的先鋒角色。最起碼,我個人還是希望砂國陣解體,砂盟嘗試崛起,能為砂拉越迎來一片新天地。畢竟砂盟還是砂拉越的執政者,在砂拉越人普遍陷入自主權爭取眼看已茫然無望,而希盟又野心勃勃放眼在來屆州選舉奪取砂拉越的執政權,兩方一旦能塑造更良性和健康的競爭,在既競爭又起相互制衡的大環境,能以爭取或下放自主權或制定更多惠民的政策來博得人民的好感,最終得益的始終是砂拉越人民。

砂盟卸下國陣的包袱,不再受巫統的制肘,難免還需面對質疑的眼光,何況與國陣已結縭數十年,表面上雖說散就散,在情感上難免還有所牽拖,但最着急的其實還是砂盟本身。砂盟比任 何人更急于擺脫國陣的影子,最快速,也最快能得人心的便是在與國油官司的糾紛中,擺出挺直腰杆的硬姿態,有不分朝野的律師團為后盾,將是砂盟出擊的第一步。尤其首相敦馬哈迪表明不干涉及交由法庭判決,而砂希盟把矛頭指向砂政府不聽勸而拒絕先發制人,讓砂人在迎來新政的雀躍,又陷入眼看自主權爭取可能無望的糾結之中。砂拉越人更寄望借助政治競爭的空間,恢復砂拉越在1963年建國契約下賦予的尊嚴和地位,砂盟在這方面有足夠的談判籌碼,只要砂盟採取咄咄逼進的姿態,希盟政府不可能再像過去由巫統主導的聯邦政府般,僅以歸還似有若無的權力作為敷衍,更何況砂人堅信砂拉越是成立馬來西亞的伙伴,實際掌有三分之一的權力,更不會滿足于希盟政府答應給予20%的石油與天然氣開採稅,也納悶于為何只有20%,而不是承諾給更多?

真正成熟和健康的政治是既競爭又合作,不僅砂人,相信對政治還有期待的大馬人都希望看到,政治游戲可以告別不是你死我亡,對政敵採取趕盡殺絕 的惡劣手段。砂盟在以砂人的利益為最大依歸下,必須與希盟政府合作,但不意味需要逢迎諂媚,靠攏希盟;同樣,希盟政府不能擺出高姿態,在讓砂拉越的發展必須迎頭趕上西馬的大前提下,也必須與砂盟主導的州政府配合,而不是有意無意的刁難。

另外,在下個月即將召開的國會會議,砂民期待看到砂盟以在聯邦是反對黨的身分勇于發聲,不是毫無立場的全面附和聯邦政府。砂盟要為3年后的州選舉積攢再執政的籌碼,就必須做到凡事以砂拉越的利益為優先,掘棄過往一切以聯邦國陣為馬首是瞻,在不利于砂拉越發展的課題上,不是反應遲緩,便是唯唯諾諾,甚至是視而不見的畏縮心態。

也不僅是砂拉越人民,全馬的人民對大馬迎來60年非但是首次,也堪稱是全球楷模的和平政權轉移之際,更希望看到真正成熟的兩線制在大馬成型。砂盟在困頓低迷的氛圍試圖開創新局,也該好好學習當個稱職到位的反對黨,這才是選民樂見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