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文青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綜合 - 鄭梅嬌自由撰稿人

那晚在彭亨文冬,一輛車停放在一輛貨卡的後邊,阻擋了貨卡的退路。貨卡車主在鳴笛幾分鐘,不見阻擋的車主移車,便退撞了那車幾回。

在馬來西亞,這不是頭一遭發生的類似事件。偏偏這次被大幅度報道,事因該被撞的車主是馬華總會長廖中萊的前任助理。我在中文報臉書專頁上看到一面倒的對該車主的謾罵,其中不乏來自吉隆玻地區的網民。

我本身住在沙亞南,工作地點遍佈巴生河流域,都常看到雙重泊車的現象。停在外邊的車輛,放上手機號的幾率是50:50。有一次,我在吉隆坡舊古仔路吃早餐,就遇上了沒留下聯繫方式的車輛阻擋停泊裡面的車。被擋的車主竟然鳴笛接近45分鐘,才喚得車主移位。

就我膚淺的法律知識,阻擋別人的車主犯了小過錯,也就是違反地方政府規定。如果阻礙他人超出合理時間,也就是非蓄意禁錮他人財產(合理時間視法庭而定)。 但是,退撞阻擋車子的人,則是蓄意破壞他人財產,罪名較大。

我們總不能說因為人家先犯錯,來合理化我們的過錯。被擋的車主可以拍照留下證據,然後舉報阻擋的車輛,如果造成什麼損失,則要求合理賠償。

照多數網民的說法,如果一個人無意間踩到了你的鞋,你就可以踩回去?如果一個人無意間取錯了你的飲料,你就可以搶了他的錢包?

文冬事件的事主說了,他在車內留下了名片和聯絡方式。這做法在巴生河流域很普遍。但是車子還是遭到猛撞5次之多。

可惜的是,基於媒體大幅度報道該車主是馬華總會長的前助理,而華社普遍上拒絕馬華,所以就無情謾罵。如果,他不是總會長前助理,只是普通職員,我相信,網民謾罵的對象可能就是那位退車撞的車主了。

這裡希望大家反思,政治歸政治,我們對待此事件應該要理性。理性思考不會激起我們的憤怒之心。不憤怒,那麼報道就會變成普通路霸事件了。

首相馬哈迪提醒學生“偷竊者會倒台”;他說,“不是你的東西,你拿了就會倒台,相信你曾經看過身邊出現不少類似的事情……我不是指任何人,這只是一般的說法。”敦馬的“不是指任何人”,立刻讓人浮起耳熟能詳的面孔,媒體形容當時現場的場景──此番話引起哄堂大笑。

笑笑之後,我覺得這確是“一般的說法”,適用於一般大眾,那是一種價值觀的養成,它養成的一套思維值得我們詳述與推敲。

首相是在馬來西亞學生領袖峰會上談及一種領袖處世應有的價值觀養成;雖然他面對的是大學生,是領袖,不過這個價值觀的概念是一種人格養成的好東西,例如所談及的“信用”二字,不是大學生或領袖才需要的,而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