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要的是什麼?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廣場 - 《非常常識》周三、五見報《星期天拿鐵》周日見報

抱歉,這個題目這麼老套,聽起來還很慫。不過,我是有感而發,而且是因為首相馬哈迪的兩番說辭。

馬哈迪說,華人對國家發展貢獻良多──華人善於創造財富──華人是天生的生意人。

大部分華人聽了之後,會不會飄飄然,感覺受到肯定,地位提升了?

我沒有如此的感受,反之,我覺得有諷刺味道。

我想到的是,馬哈迪之前一天說,《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一些條款不適合大馬, 大馬必須進行思考。

更早前,他表示,是否簽署ICERD,必須徵詢所有種族的意見。

而馬哈迪內閣的土團部長,包括最年輕的青體部長賽沙迪、企業發展部長禮端等,引據憲法的土著特別地位,或是人口比例,聲稱大馬不適合簽署這項 國際公約。

禮端部長還說:“如果簽署這項公約,意味佔70%的人口,必須對少數30%的人口妥協,這說不過去。”

關於ICERD的內容,我之前已經寫過,無須贅述。簡短說明,這是1965年聯合國大會通過,讓簽署國承諾廢除種族歧視,以達致公民地位平等,以期人人享有基本人權和自由。

平等並不是70%人口“施捨”給30%人口,而是所有人都應該擁有。

全球有177個國家是這項公約的締約國。這代表人類平等的一項共識,不管是白皮膚、黑皮膚、黃皮膚、褐皮膚,都不應該被歧視,也享有平等的權利、基本的人權和自由。

就是這麼簡單。不過,馬來西亞迄今沒有簽署。換個角度來看,不簽署這項公約,表示這個國家允許種族歧視,或通過法律和政府政策,容許乃至鼓勵種族歧 視?

大馬政府也為不簽署ICERD,找來各種理由,包括馬來人特別地位。憲法153條文指出,馬來人和砂拉越、沙巴土著擁有特別地位(specail position),而其它種族享有法定權益(legitimate interests)。

“特別地位”和“法定權益”之間,差別在哪裡?好像大家都說不清楚。

因為不清楚,就讓政治權力來決定吧!

過去,巫統大權在握,能夠在各領域推行惠及土著的政策,於是政府工程頒給土著公司,公司股權保留給土著、大學學額和獎學金是依固打而非成績決定。

巫統也利用土著優惠政策,鞏固了馬來人主權(Ketuanan Melayu)的政治論述,它本身也從中攫取利益,成為權貴階層。

幾十年來,種族歧視在國際上是一種錯誤,也是一種禁忌;但是,在大馬,卻是一種正確,也是一種光明正大的行為。

這是大馬和國際社會的差別,也是進步和落後的分別。

非馬來人社會厭惡巫統,遺棄國陣,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在於巫統主導的國陣政府,把種族歧視正當化,還引以為榮。

國陣和巫統被唾棄,華人寄望的是希盟政府摒棄種族主義政策,讓華人享有平等待遇,得到應有的尊嚴。

而希盟執政之後,在這方面有做出努力嗎?

大部分華人並不要求馬上廢除種族歧視,而我也並非主張政府即刻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

然而,希盟政府至少要證明它準備糾正過去國陣的錯誤,要把大馬帶回正常國家的軌道。

ICERD並沒有抵觸憲法,也沒有挑戰馬來人地位。許多馬來學者,包括馬大法律教授阿茲米,以及著名學者詹德拉穆扎法,都已經論述過了。

而根據希盟的競選宣言,它也承諾要以扶弱政策,取代種族優惠政治;政府要協助貧窮弱勢的大馬人,而不是特定膚色的大馬人。

馬哈迪一面贊揚華人會做生意,對國家發展有貢獻,另一方面,卻允許種族歧視的政策和現象繼續存在,這不是很諷刺嗎?。

華人不需要討好,華人需要的是平等的待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