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長留大馬會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新聞專題 - 報道 吳嘉雯

今日的馬來西亞,不管是城市或鄉區,大街或小巷,處處都是外勞的蹤跡。我國自1980年代開放外勞政策,外勞大舉前來我國打工淘金。這種移民勞工潮,讓國人不禁擔心,外勞會否因久留工作,而漸漸成為大馬的一份子。移民勞工大潮從何而起,他們又將往哪里去?星洲日報專題系列《外勞在馬30年,是過客還是歸依?》訪問多名來自各國的外勞,包括印尼、孟加拉、尼泊爾,他們不約而同表示,只要存夠一筆錢,他們最終將回到自己的國土度過餘生。

葛洛琳:少數熟練外勞

與本地人結婚才留下

馬婦女力量組織執行董事葛洛琳指出,大部分半熟練和非熟練的外勞,都不會把大馬當作他們的家,合約到期或是存了一筆錢,他們就會離開;只有少數熟練外勞,因已在這里與本地人結婚,而在這里落地生根。

她說,大馬既是外勞淘錢的地方,也是培訓他們技能的搖籃,當他們有了一技之長,就會申請到其他先進國家,如日本、韓國、歐洲等國家工作,以賺取更高的工資。

拉曼大學會計和管理學院助理教授卜慧芳指出,在東盟國家,外勞只是流動的人口,他們只是把大馬當作賺錢的地方,一旦存了一筆積蓄,他們都會選擇回到各自的國家,甚少選擇留在這里。

她說,根據大馬的外勞政策,國家只是開放短期勞工,而不是鼓勵外勞成為大馬人。當國家的制度愈 大 趨完善,外勞愈不可能輕而易舉拿到大馬卡,進而成為大馬人。

人數龐大改變社會結構

卜慧芳不諱言,盡管外勞不是長留在大馬,基於人數過於龐大,肯定會改變社會結構,包括語言、社會成本的分配與運用等。

“其中最明顯的是,一些地區因是外勞的聚集地,漸漸成為外勞村、外勞街等。”

她進一步補充,前來我國工作的外勞一般教育程度低,處於弱勢地位,從事低階級工作,衛生意識也不高。近幾年,那些多年不見的傳染疾病,如痲瘋病、肺癆或乾咳等又在本地重現,這也曝露了執法單位把關不嚴,無法控制傳染疾病。

除此之外,外勞蜂湧而至,雖擴大了國內生產總值,與此同時,也造成我國馬幣大量流失。根據國行的調查,過去10年的2007至2017年6月,外勞匯款回國達1.8兆令吉。

外勞人數龐大,若有任何事情,牽一而發動全身,足以癱瘓大馬工業。

前來我國工作的外勞一般教育程度低,從事低階級工作,衛生意識也不高,他們在惡劣的環境下煮食,容易因喝下不潔的食水而染病。(Tenaganita提供)

葛洛琳:本地人不願意涉足困難、危險、被輕視和骯髒的工作。

黃嘉瑜:外勞工資、福利、勞工保障遠低於本地人。

卜慧芳:勞力密集比自動化的風險來得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