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絲希望,未知尚存?

Sin Chew Daily - Perak Edition - - Wwf:去年護鯊行動失敗 -

砂拉越首席部長阿德南逝世的噩耗傳來時,我正參與一項熱烘烘的國際政治經濟分析的交流。頓時,大家都在各自手機上收到消息,驚訝的心情在表情上表露出來之餘,一方面企圖證實新聞,另一方面也把整個話鋒來個急轉彎,“回到”國內、“鑽入”砂拉越的政治局勢,以至會如何影響到全國的政局等。

其實阿德南的離去對我來說也還不是一個太大的驚訝,只是有種“要來的終於也來了”的惋惜感覺。因為他剛上台當首長時,我已聽說他直言不諱,謂自己心臟不好,也不知會有多少“時日”了,所以不怕“得罪”許多人,會大刀闊斧的改革政弊,盡量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些政績。此所以他在赴砂州一些政府部門巡視時毫不猶疑的公開訓斥官員不得繼續貪污;去年砂州選舉時也只要求選民給多他5年來做點事。

阿德南“意外”地初上台時,坦白說大家對他也不敢寄以厚望。因為之前的一段好幾代人的漫長日子裡,砂州人民對於一些有心無力改變的政治經濟現象,可能也有點麻木了。但阿德南上台不久即陸續推出的各項改革,也的確讓人耳目一新。他的各項政績這幾天皆已被大事報道,在此不再贅述。但阿德南最讓砂州以至全國人民所難以忘懷的,可能還是因為他為大家帶來一絲希望、一點想像的空間。

其實阿德南的首長歲月,讓我想起美國著名的前總統肯尼迪。肯尼迪主政白宮其實也就兩年多,就如阿德南就任首長也不到三年。但肯尼迪留給美國人民的最重要資產,其實也不是他的什麼重要政績,起碼繼任的莊遜就成功推動更多的改革。肯尼迪通過他的各項講演,讓好幾代的美國人感受到自己生長在一個充滿活力與幹勁的國家,也有義務要為國家、社會服務。阿德南通過自己的言行也相似的為砂州子民,以至全國人民帶來雖然政治現實改變不了,但前景還是可能有一線曙光的小小希望。 態度是不同的。尤其阿德南身體力行地在砂州承認統考,讓統考生能在砂州成為公務員,這是大馬獨立了近6 0年來,聯邦國陣政府都做不到的事。

首相納吉說,阿德南是真正的一馬領袖。的確,他貫徹了維護我國多元種族社會的一個馬來西亞,你我都是大馬人的精神。高瞻遠矚的他毅然將英文設為砂州官方語言,他讓砂州的非穆斯林安心的使用“阿拉”字眼,他極力反對伊黨主席哈迪阿旺的伊刑法私人法案……砂州就像是整個大馬中的“世外桃源”。

砂州的腳步與方向或許不一致,但砂州人都願意跟隨首長的指引前進,首長為他們打造了一個免於種族主義,勇於爭取自主權的砂州,他們對首長有絕對的信心。而人民的支持,也讓阿德南有了“與眾不同”的勇氣。他曾經就說,他不怕被主流政治排擠或邊緣化。

如今,阿德南走了,他再也不能為砂州做些什麼了。他所堅守的原則,他不讓西馬國陣政黨入駐的底線,下一任首長是否會繼續推行阿德南的政策,又會不會為阿德南完成爭取自主權遺願?

隔着一片海,西馬的我們都非常非常的羨慕砂州人,只因為阿德南——一個受到百萬名砂州人及全國千萬名大馬人敬仰的明君。

這是極為微妙的一點。人活在世上還是要有一點希望才能支撐下去的。以本地當下以至未來好幾十年的現實來看,要改變政局還是難如登天的。如此的民怨沸騰,但又無力改變現實的情況,長此下去,社會上的各種趁火打劫的亂事四起不用說了,至少也令大家“無心戀戰”,整體的生產力也就難以提升了。而阿德南現象的出現,他敢在體制內爭取砂州的更大自主權、敢於做出與聯邦政策不一致的決定(如“承認”獨中統考文憑、不許宗教極端主義蔓延至砂州)等,為許多砂州內外對整個體制失望透頂之輩,忽然又帶來一點希望。要往海外移民的也暫時放慢了腳步,“讓阿德南做一做,看會不會得以改善”。所以阿德南一走,大家都有點好像如喪考妣的感覺,傷心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的感染力,看來是強大到連沒有被他的施政“惠及”的西馬與沙巴人民,也難掩悲傷之情。人,有點希望,總也好過完全絕望的。

而阿德南這短短的任期,也因此提升了州民對政治人物作為的期望。無論是誰當下一任的首席部長,如果未能如阿德南般敢作敢當的話,可能也還是要在選舉裡付出很大代價的。在下一屆大選裡,砂拉越與沙巴一塊,應該還是會成為全國誰主江山的所謂“造王者”。所以,阿德南雖然走了,但他的無畏實幹精神能否得以有效的傳承,看來對全國未來的政治走向還是會有一點影響。說砂州業已醒覺也許言過於實,但由阿德南所旋起的一股旋風,其風向風力多多少少也喚起了許多國民對政治的更高要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