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南精神”形成的監督力量

Sin Chew Daily - Perak Edition - - Wwf:去年護鯊行動失敗 -

年,對砂拉越,絕對會是不平靜,甚至可說將會是暗流湧動的一年。

這股暗流,在首長阿德南遺體還未入土,已經以迅猛之勢直撲而來。

阿德南病逝的噩耗在11日下午廣為流傳時,另一場政治角力的戲碼,也以驚人的速度掀開序幕。

就在阿德南的大體還未送回到他的私邸前,有關委任代首長的傳言已四竄。表面上看起來,這只是好事者的無聊炒作,但從州元首府相繼兩天二度澄清和發聲明,局內人很清楚,空穴不來風。

阿德南健康欠佳在他生前已是人盡皆知,但畢竟人還在位,總得敬他幾分,即使暗地裡已在過招,也得稍加收斂。而阿德南走得太突然,對愛戴他的人民,他走的時機不對,對早已部署多時的人而言,不過是逮到提早出手的機會。

州內最大的族群是達雅人,人數占了人口的一半,但在過去的五十多年,達雅領袖也只有敦朱加(Tun Jugah)和加隆寧甘(Kalong Ningkan)曾經坐上首長的位置,唯任期都不算太長。到首長的位置由拉曼耶谷坐上,以及後來一做就是33年的泰益瑪目,以及第五任首長的阿德南,穆斯林掌首長職已成為不成文的規定。達雅領袖再有能耐和抱負,也只能位居二線。這對達雅人而言,是不小的委屈。

達雅族群內不是沒有雜音,礙於時局的牽制而只能壓抑。阿德南去年從掌政權后一口氣委任兩位達雅領袖擔任副首長,用意明顯是在安撫早已鼓噪的情緒。也在阿德南猝逝后,達雅領袖之 中,也確實有人已在蠢蠢欲動。

而在土保党內,派系分明也已是公開的秘密。新首長之職,表面上看起來是雙“A”(阿邦佐哈里及阿旺登雅)之爭,然而一個長期以來基層勢力穩固之人,因為染上了親巫統的色彩,不管他是被人染上還是言行舉止有靠攏“馬來亞”之嫌而讓人有所誤解,阿邦佐哈里過去在黨內一直是有志難伸,已說明了他欲更上一層樓,這回還得看他的基層勢力能發揮多大的效應。至於阿旺登雅,雖然後市看起,但他与泰益瑪目的親密關係,在伐木和土地事宜上一些受人詬病的舉動,已讓他受到無形的制肘,而泰益瑪目會否在關鍵時刻發揮臨門一腳的作用,不到人選揭蠱,都難以叫人看清。

然而,無論誰是最後出線者,也不管是大熱門的黑馬,還是一如阿德南當年爆冷脫穎而出,接棒的人將因為阿德南三年來交出的亮麗成績單,肩上添加了一份責任、使命,甚至是壓力。

也從前天砂拉越幾乎是全民都在哀悼,許多民眾自動自發到清真寺送別阿德南,未來的接班人相信也已從蜂蛹而至的人民身上,察覺和感受到人民對未來首長的莫大期許。

阿德南走後,很多人開始擔心,阿德南效應將會快速退去,沒有阿德南“罩”着的砂拉越即將風雲變色,也將進入政治動蕩的時期。更多人憂慮的是,阿德南的努力,尤其爭取自主權的斗爭,很可能將因為新人上任而面對聯邦的出手阻攔,也或許將因為新人新作風,砂拉越的政策綱領存在扭轉的變數。

不過,從阿德南的葬禮,以 及民間相繼辦起的追思活動,我強烈感受到,時間雖然可以腐化阿德南的大體,但他的精神必然是不朽的。

阿德南猝逝予人措手不及的打擊,唯從他走後民眾淚眼中追憶他,緬懷他為砂拉越的建樹良多,這正是阿德南留給砂拉越最後一份禮物。民間對他3年政績的總結予以最正面的肯定,也反映民間對政客不足以取信的刻板印象已被阿德南豎立的典范給徹底顛覆。

砂拉越政子民告別的僅僅是阿德南時代,但“阿德南精神”必然將形成一股最大的監督力量。

插畫

阿邦佐哈里:督南遺願,守砂如與老天試比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