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黃金十年”難延續

Sin Chew Daily - Perak Edition - - Wwf:去年護鯊行動失敗 -

如果德國政府不能聽從增加投資和推行結構性改革的呼聲,為經濟擴張邁入新階段打下基礎,那麼德國經濟繁榮成長的“黃金十年”就可能難以為繼。

薪資增長放緩 通膨上升

作為歐洲經濟的發動機,德國去年的經濟增速為5年來最快,但2017年及以後則不大可能超越這樣的表現。

隨着薪資增長放緩和通膨增強逐漸削弱消費者的支出能力,消費引領的經濟增長看來已經到達頂點。

同時,由於存在諸多政治不確定性,經濟成長的長期中流砥柱──出口也有可能趨弱。這些政治不確定性包括英國脫歐以及美國在特朗普治下可能採取保護主義的貿易政策。

週四公佈的數據顯示,2016年德國經濟成長1.9%,得益於民間消費激增、難民事務方面的政府支出增加以及建設 投資上升。

但《路透社》調查中分析師預期, 2017和2018年經濟增長料分別放緩至1.4%和1.5%,今年通膨率料回升至1.6%。

“德國民間和公共支出的增長將有所減弱,”德國智庫Ifo經濟學家沃爾梅修澤(Timo Wollmershaeuser)表示,提及油價上漲以及難民到達數量減少。

工人薪資漲幅低於前兩年

上週的一項研究報告也顯示,簽訂集體協議的德國工人2016年實質薪資漲幅明顯低於前兩年。

ING經濟學家巴扎斯基(Carsten Brzeski)表示,德國實際工資水平不會繼續上升,利率也不會進一步下調。

“缺乏額外刺激措施意味着經濟增長應會放緩。不僅2017年如此,之後也會如此,”巴扎斯基還稱,家庭和國家開支會繼續推動經濟增長,只是速度有 些偏緩。

德國已經享受到了一個經濟超級週期( s u p e r - c y c l e ),該週期始於默克爾前任施羅德的經濟改革,而歐洲中行的超寬鬆貨幣政策、歐元疲軟以及油價下跌由使得這一循環拉長。

在施羅德的領導下,德國下調個人所得稅、削減企業醫保繳費等非薪資勞動力成本、並使企業招聘解聘員工更加方便。

然而經濟學家和德國高管表示有必要開展新一輪調整,例如改善德國基礎設施、為養老系統提供支持、適應數碼化挑戰。

商界領袖稱,如果德國政府不能進行以上改革,那麼德國的“黃金時代”增長以及繁榮有可能將走向沒落。

雖然近年來由於稅收收入較多並且借款成本處於紀錄低位,德國政府增加投資的力度超過了歐元區平均水平,但 在政治不確定性增加之下,民間投資顯得比較克制。

“(經濟)上行缺乏的是工業的貢獻,”Ifo的沃爾梅修澤還稱,企業在設備和機械方面投資不足。

“海外方面也沒有動力將這種上行轉變為一場繁榮,”他還表示。

德國也存在一些結構性問題,可能導致出口帶動經濟成長的力道無法再像以往一樣強勁。

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分析師克拉默(Joerg Kraemer)稱:“德國政府對於前總理施羅德的勞動市場改革有所退縮,這正削弱德國經濟的競爭力。”

聯邦統計局指出,德國2016年薪資增幅遠勝於生產力成長,意味着單位勞動成本連續第四年增加。

科隆經濟研究院(Cologn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警告稱,這樣的 趨勢正損及德國企業的出口表現,市佔流失的風險升高。

服務業不是德國強項

全球從傳統的製造轉向服務業的發展,也是一大問題,服務業一直不是德國的強項。

“加上各地普遍轉向保護主義的傾向,很難見到德國出口輕易回到昔日的力道,”ING的巴扎斯基說道。

為了奠定進一步增長的基礎,政府經濟顧問小組等專家一再呼籲政府透過新的改革措施鼓勵民間投資。

不過,德國財政部長蕭伯樂(Wolfgang Schaeuble)週四表示,將利用去年聯邦預算盈餘的62億歐元來清償舊債,而不會拿來擴大投資。

“長期而言,這些問題將會逆襲,並導致德國成長下滑,”德國商業銀行的克拉默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