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麥難民”啟示錄

Sin Chew Daily - Perak Edition - - “飛行25年 從未遇過 ” 拉菲達:續推更多飛美航線 -

新加坡科技與設計大學(新科大)與世界大學排名第一的麻省理工學院(MIT)的7年合作關係在今天畫下句號。從明天起,新科大校徽上“與MIT合作成立” 的字眼會消失。

在過去的7年間,除了利用MIT品牌招徠世界各地的學生, MIT也為新科大開發了90%的本科課程,促成兩地的教授聯合授課。此外,MIT為新科大招聘與發展教員,並共同設立一所以研究為導向的國際設計中心。

合作關係結束後,新科大的本科生就不會在每年的冬季或夏季去MIT上課,而新招聘的講師與各級教授也不會到MIT當訪問學者。此外,新科大將停辦雙聯碩士課程和博士後項目,並開始自主地招聘與發展其教員。唯一持續運作的是已頗有名望的國際設計中心。

雖然失去了名校的品牌加持,新科大領導層已建立了一套穩健的自主辦學模式,以延續其首兩屆本科畢業生高就業率的優異表現。此外,曾當過訪問學者的大批教員在有了數年的教學模式轉移的實際經驗後,勢必能夠延續MIT的高素質的教學水平。與此同時,新科大將開拓與其他名校的合作機會,以讓學生能夠繼續到國外名校當交換生。這一系列的應對措施,都着重於“人”,即在新科大學生與教授的栽培。

其實,熟悉大馬高等教育發

這是奇特的圖畫。在香港很多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餐廳,晚上有越來越多的顧客,他們在午夜之後,就尋找自己的“地盤”,以不同的姿勢進入夢鄉。他們很多睡到天亮,享受一個完美的“麥記之夜”─免費的住宿,舒服的冷氣,安全的睡眠。如果半夜驚醒,還可以去洗手間,或是去買一杯咖啡。

他們被稱為“麥難民” (McRefugee) 。這也許是牛津字典的新詞,但還沒收錄在新華字典。這似乎是美國所沒有的夜景,因為在麥當勞的美國故鄉,這樣的午夜“睡客”肯定會被趕走。但香港的麥當勞集團似乎很有人情味,說歡迎任何背景的顧客,即使他們逗留的時間特別的長。

麥難民的背後,正反映香港窘迫的居住問題。目前房地產價格飆升,是回歸20年的最高峰。香港政治的重中之重,不是政治改革、全民普選,而是房屋的死結,導致“無屋者”與“有屋者”的巨大鴻溝,也導致年輕一代無法購屋,租金高昂,居住在房屋品質越來越差的環境中,形成了一股怨氣,引爆了政治上不穩定的局面。可以想像,如果那 些年輕人都擁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會跑到旺角街頭向警察丟磚頭,捲進暴亂的風波。

這其實是利益結構的問題,香港房屋越來越貴,主要是因為需求強大,購買者不僅是香港本地的居民,也包括來自全球的投資者。由於香港是資金自由的城市,全球的熱錢都瞄準這個房價不斷上升的城市,尤其人民幣較早時下跌,更刺激中國大陸的熱錢湧進香港。

新加坡的組屋政策,提供近九成的國民“居者有其屋”,擁有自己的房子。這在於政府有強大的企圖心,也有高效能的行政能力,建立一個中央公積金系統,僱員與僱主都要提供工資的兩成作為公積金,可以作為購買組屋的頭款。大學生畢業時的薪金,就可以讓他們買800平方呎的房子。這在香港人看起來是天方夜譚,但在新加坡來說則是稀鬆平常。

但香港的房屋問題,必須看到銅板的另一面。香港人口差不多有一半買了房子,有些不止一套。約300萬的“有屋者”,其實是房價飆升的受益者。如果房價下跌,他們就會奮起抗議。回歸後金融 風暴來襲,以及後來的非典(SARS),都曾導致樓價下跌,不少業主陷入“負資產”的困境。

因而香港房地產問題是一個死結,解決之道是向新加坡取經,建立一個“雙軌”的體制,組屋提供給住客,普通收入都可以買得起,每家只能買一戶,可以買賣,但不能炒賣,而另外的私人豪宅市場,則是容許投資者參與自由炒賣的遊戲,各適其適。雙軌制兼具兩者之長,而無兩者之弊。

不過這需要政府的強大企圖心,也需要僱主在公積金上負擔更多,承擔更多企業的社會責任。這也許就像香港麥當勞集團,容許這些無家可歸者,過一個“麥記之夜”,讓人道關愛的情懷,在夜色中特別溫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