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個落腳處是檳電子廠

阿米:1999年付代理1300

Sin Chew Daily - Perak Edition - - 新聞 專題 -

若到秋傑路批發市場走一趟,除了東主是本地人之外,幾乎一律是外勞的臉孔。上貨、下貨、招待顧客、分門別類貨品在架子上是他們的例常工作,工資介於1300至1600令吉不等。

其中一名在手飾批發店工作的印尼外勞阿米,1999年時和許多印尼外勞一樣,付給代理1300令吉,首個落腳處就是檳城的電子廠。短短5個月,她就受不住長時間工作,落荒而逃走了。持着廠家為她辦的工作准證,輾轉之下來到了吉隆坡。

一年後,阿米逾期逗留大馬,盡管沒有工作准證,但是仍有僱主願意聘請她工作。然而,上得山多終遇虎,有次她因逾期逗留被移民局官員逮捕,並拘留在移民廳扣留營22天。她的姐姐前去為她繳交罰款2000令吉,事後她則被譴送出境。

“那個時候,驅逐出境後,6個月後又可以再回來大馬工作;現在則是限制5年不能入境大馬。”

姐姐獲永久居民證

阿米的姐姐較為幸運,來到這里工作幾年後,嫁給本地馬來男子,獲得永久居民證。而阿米於2004年結婚,與同是來自印尼,從事建築工人的丈夫育有一名孩子。

起初,夫婦倆決定讓孩子在這里接受教育,也獲得姐姐的幫助,孩子得以以外籍生身分在本地學校就讀,但是學費、課本、作業費用等負擔太重,她在別無選擇之下,只能狠心送孩子回到家鄉,由妹妹代為照顧。

每月存500寄回老家

阿米的錢是省回來的,每個月賺取1300令吉,扣除房租、生活開銷等,她每個月必須存500令吉寄回印尼亞齊老家,部分作為孩子的教育費,另一部分則是存來買田。

很長一段期間,她過着飄浮不定的非法打工生活,若是遇到執法單位,偶爾留下咖啡錢,從數令吉至數十令吉是司空見慣的。

如今她通過本地仲介代辦工作准證,再也不必過着擔驚受怕的日子。她對未來最遙遠的望想就是存很多很多的錢,拿回家買田買地蓋房子。正說着興起,問她何時想要回家度過餘生,她停頓了一下,嘆了口氣說道,都不懂幾時可以存夠錢呢!

“有時會想起家鄉的孩子,很想在他身邊陪伴着他長大,但是經濟不允許,又能怎樣……”

根據非政府組織的長期觀察,大部分印尼偷渡客護照的第九頁都會神秘消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