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Kuching) - - 廣場 - 賽夫丁希盟秘書處主席

第14屆大選很可能在今年舉行,即便明年國會任期才屆滿,所以大選熱潮開始了。

上兩屆大選人們大力支持反對黨。面對來屆大選,反對黨組織着更堅強的聯盟,而且不是以反對陣營的身分出擊,是已經升高至候任政府姿態。

第14屆大選不只是替換聯邦政府。更重要的是攸關真正的轉換和改革,由舊政治轉至新政治,轉變至乾淨和良好政府。同時重新鞏固我們的民主承諾。因為在人民委托的情況下執政而產生的民主合法性與人民生活中的實際進步所證明的發展合法性之間存在着直接的聯繫。

馬來西亞迫切需要的是由真正的改革派民主人士領導的真正民主和清晰的改革議程。我們要避免成立一個沒有清晰方向的新政府,而且更甚的是,最終還是間接地免除過去虛假和殘酷造成的傷害。因此,在我們尋求組織一個更強大的聯盟以贏得大選,並在制定具體的改革議程時,必須重申我們對民主的承諾。我們必須確保改革議程也是民主的議程,並與普遍接納的主要民主原則同軌。

我想起Ted Pi c c o n e所著的《F i v e Ri s i n g Democracies.5個崛起的民主國家》。作者討論了5個崛起中的民主國家:印度、巴西、南非、土耳其和印尼。這5個IBSATI國家曾經經歷殖民、種族隔離政策,以及/或者軍事獨裁(之前有西方國家支持),但現在卻深耕憲政民主、平民控制軍事,以及市場導向的經濟政策,成功使百萬人民脫離貧窮邁向中產。儘管他們的政治和經濟自由化過程繼續面對重重關卡,但是他們顯然處在不能逆轉的深化民主化路徑上。

這5個國家擁有3個共同點:他們從封閉、專制、不自由的治理轉向更開放、更具代表性和更負責任的政治和經濟制度,以及更具活力、權力下放式和民主的社會;他們在為所有公民提供更好的生活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進展,以及他們有抱負的民主力量的成功,可能潛在地影響努力改變中的其他社會;他們顯著多樣化的人口,在多種語言、種族和宗教中表現出來,將她們與更單元和相對封閉的社會區分開來。

每個國家的大多數人民認為民主是治理國家的“非常好的方式”或“相當好的方式”,同樣大多數人強調在民主中生活的有多重要。構成民主的觀念各不相同。大多數人認為強大民權是民主的一個基本要素。在土耳其,收入平等被認為是最重要的,而在印尼,則是性別平等,在巴西,是自由選舉。

在經濟增長和人類發展方面有明顯的進步。與過渡期前的國內生產總值的5年平均值相比,他們在2013年的平均增長率高達279%。巴西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6倍,印度的經濟增長了4倍多,印尼增長了3.5倍以上,南非增長了一倍,土耳其增長了2.8倍。自2002年以來,5個國家的人均經濟增長水平繼續保持高水平。

現金儲備增加,國家債務減少(印度除外),通膨在窄幅內下降或波動。這反過來又給經濟帶來了穩定性和可預測性,鼓勵了儲蓄,創造了人們可以為未來制定計劃的條件─發達民主國家生活質量的所有核心要素。

然而,他們也有一些缺點,但鑑於這些國家的歷史,這是不意外的。強大的增長率沒有大幅減少失業和不平等。因此, 5個國家增加了在社會福利、保健、糧食援助和有條件現金轉移方案方面的支出。

在轉向政治和經濟自由化過程中以及增加的社會福利支出相互補充下,促使人類發展指標顯著提升,即降低貧窮率,降低嬰兒和產婦死亡率,延長預期壽命和提高識字率。

我們當然擔心,這些國家在尊重公民自由、透明度和問責制的進步規範的記錄,最近都出現下滑。我們希望他們加深對可持續民主發展的承諾。但事實是他們已經從封閉社會轉向更開放的社會,選擇了集中和溫和的國家發展道路,輔以自由主義和以國家為中心的政治和經濟政策的混合組合。

其餘的民主世界,包括我們馬來西亞,應該加強我們的民主和人權記錄,聽取和學習5國經驗,支持和保護他們過去30年的民主成果。

與此同時,更先進的民主國家不應再聲稱只有他們支持民主或民主是最好的。他們也有弱點,包括在人權和種族主義方面,例如白人至上。他們支持獨裁者和不支持民主選舉的政府是不應該的,例如埃及的穆爾西政權。

我們希望IBSATI國家將繼續推進其民主化議程。因為這對他們的人民有好處,並可以被其他地區和全世界的人民效仿。他們的成功將被視為積極的個案研究,或推動其他國家也開始實際的轉型和改革。

5個國家經歷了不同的過渡/改革轉折點/日期。 巴西:1985年;印度:1991年;印尼:1998年;南非:1994年;土耳其: 2002年。

讓我們將第14屆大選作為馬來西亞的轉型和改革轉折點/日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