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半島的文化情緣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Kuching) - - 綜合 -

這是一甲子的文化情緣。60年前也許沒有人會想到,英國在馬來半島的殖民地邁向獨立之後,會成為文化中華的搖籃,孕育出馬華文學的靈感與璀璨的成就。

在馬來西亞建國60週年之際,七百多萬華人都在反思這個國家的獨特旅程,檢視自己的優點與缺點,期盼未來的60年會有更美好的日子。政治上的爭議與權力的分配都是大家聚焦的題目,但更容易被忽略的則是馬華文學的成就,在全球華文寫作的版圖上,佔了重要的位置。

也許就是它處在邊緣,反而煥發中原文化所沒有的精氣神。60年來,馬華文學的作家,人才 輩出,他們不但成為台灣文學獎比賽的常勝軍,並且在題材的選擇上,開創了台海兩岸三地所沒有的視野,豐富了華文世界的創意空間。

李永平、白垚、姚拓、張貴興、王潤華、潘雨桐、溫任平、溫瑞安、方娥真、鍾怡雯、陳大為、黃錦樹、林幸謙、何國忠、黎紫書、歐陽文風……馬華文學的作家寫出赤道地帶的風情,追溯蕉風椰雨的記憶,也寫出中文世界的創意與動力。

而馬華文學的成就,來自馬華教育的成就。那些辛勤的華校老師是孜孜不倦的園丁,長期默默耕耘,種下多少華文教育的種子,最後開出多少文學的果實。

這也是一場社會運動。華人作為馬來半島發展的關鍵力量,不斷維護幾千年歷史的中華文化與文字的傳統。這跨越了階層、省籍,成為華人世界的全民運動。因而大馬華校的水平、教學的質素、升學的比率,都在大馬名列前茅,並且吸引其他族裔學生,因而在經費短缺的窘境下,篳路藍縷,竟可以成為一個獨特的體制,改變了多少人的命運。

50年代南洋大學的籌建就是一面鏡子,照出華文的凝聚力。無論是高層的政商名流,還是底層的販夫走卒;無論是知識分子,還是風塵女郎,馬來半島 的華人世界都動員起來,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並且請來鼎鼎大名的作家林語堂擔任校長。這是整個東南亞的文化大事,承載了全球華人的文化願景。儘管它最後沒能持續發展,被政治力所腰斬,但過程就是一切。從1955年到1980年,南洋大學共有1萬2000名畢業生,煥發馬來半島文藝復興的氣勢,至今仍讓不少知識分子懷念不已。

而更重要的是,馬華文學與馬華教育相輔相成,南洋大學未能辦下去的挫折,刺激華人圈子的危機感,更加重視華文教育,力爭上游,確保文化的命脈沒有中斷。到了今天,馬來西亞出現了3家華文大學,包括南方大學學院、新紀元大學學院和韓江學院,似乎彌補了當年南洋大學被迫關閉的遺憾。

也許就是揮之不去的憂患意識,刺激馬華教育與馬華文學的發展,在政治權力乾枯的土地上,種下希望,開出讓人驚艷的文化花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