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爭與宮鬥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Kuching) - - 綜合 -

台灣已故作家柏楊曾說過,皇宮是天下最髒之地,為了爭權奪利,骨肉相殘,兄弟鬩牆。

金正男在大馬遇害,引發了朝鮮金氏王朝肅清異己的疑竇,亦讓人見識到,權力讓人瘋狂。

實際上,除了皇宮,政壇也是另一是非之地,為了政權和“大局”,敵人可以搖身變朋友,曾是戰友的卻被趕盡殺絕。

馬六甲行動黨沈同欽等4議員退黨後,不出所料,即刻被黨中央攻訐,被冠上毒瘤、賣黨求榮等罵名。

大選當前,4人此刻退黨,確實是給黨中央來個措手不及,也遭人質疑其動機。

然而,回首來龍去脈,沈同欽和吳良山是在去年農曆新年前夕接獲凍結黨籍信。當事人自嘲收到新年大紅包(林冠英今年差點要在除夕到警察局錄口供,應該了解那是什麼滋味。)

如今解凍期滿,沈吳兩人卻未接獲恢復黨籍的任何形式通知。如果行動黨當真重視兩人,又怎會“忘了”或“無需”通 知?換言之,是行動黨先放棄了他們。

而且,事件也凸顯了雙方在結怨過程中嚴重缺乏溝通,可能是個人修為因素,也可能是黨的機制缺陷所致。

4人退黨後,我詢問了幾位古城選民:假設沈同欽等人在大選以獨立候選人身分上陣,對壘國陣和行動黨,會投誰一票?

有人答說:要看上陣的是誰,不排除會投沈同欽。也有人說,現在投誰都沒分別了。

2013年大選,當沈同欽准備以獨立候選人身分,上陣哥打拉沙馬那州議席與行動黨候選人打對台時,我曾問了同樣一批選民,當時,大部分的答案是選黨不選人。

雖然,這小小的民意調查不具代表性,但經歷了幾年政治演變,選民的心態明顯有變。行動黨高層也明白,這已不是隨便派人也能在華人區獲勝的年代。

沈同欽指行動黨與伊黨、馬哈迪合作,乖離了鬥爭原則,被指為是失意後的“良心發現”。行動黨新貴忙於攻訐他們,卻忘 了看看黨裡還有多少沉默、不滿現狀但不敢言的黨員。或許,將成以後的計時炸彈。

沈同欽曾被人譏為是“政治好人”,與詭譎多變的政壇脫節,但他當初栽培新人,不遺餘力。甲州行動黨現任主席鄭國球剛出道時,就曾獲沈同欽站台。兩人過後為何交惡,旁人無從置喙。但論資排輩,沈同欽始終應獲禮待。

如果,行動黨連曾經不共戴天的馬哈迪,也可以寬容以待,卻對曾經攜手共赴風雨的戰友窮追猛打,只會讓人覺得彷彿在看宮廷劇,見證人性的醜惡。而且,更可能讓選民反感,達致反效果。

實際上,行動黨現在更應檢討的是:與老馬合作,到底是加分還是減分。4人離黨,實際上不應只視為黨爭效應,而是一記警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