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不能分而治之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Kuching) - - 暖勢力 -

是的,國父嫡孫女沒有專車也沒有司機,她是到街口等巴士的媽媽,她是如此樸實,與民眾站在一起,知道他們想着什麼,到底匱乏什麼又期盼著什麼。

“政治不能也不分而治之,必須尊重所有人,馬來西亞曾經有傲人成就,我祖父主張要成功只有靠教育,而英文是掌握知識的語文,當然我同意每一名大馬人都需學習馬來文,但請不要為了提升馬來文地位而學,你知道嗎,獨立后學校教的馬來文,不是現在學校教的。”

時光荏苒,物移星換,大馬迎來60歲生日,她說60歲還很年輕,這個國家的民主制度還挺“稚齡”。除了相片與舊沙發,她與家族成員都把國父遺物捐給紀念館,自己只留下一些手稿、書信、便箋、紙張泛黃都發霉了。她打開一本有祖父題字的書,那行草書只有家人才看得懂,“這書好比我的人生經典,在我迷茫時、失落時、幾近放棄時,指引我為國家重新振作。”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再見到祖父,我會告訴他,在他1990年離開后,馬來西亞有了什麼樣的變化、經歷過什麼大事、遭遇過什麼樣的變化,無論好或壞,這是我們的國度,我依然保持樂觀,畢竟這里依然是我們深愛的馬來西亞,好與壞,都有我們的參與建設。”國父手稿遺物散落在舊沙發上,我們小心翼翼的撿拾起逾60年的文物,歲月彷彿一道電光,一閃就過去了,一閃就過去了。

對於馬來西亞,她有太多感情,“馬來西亞,能!”不能僅是停留在口號,“確實,馬來西亞很好,但其領導人必須是真心為國為民,公平施政,不為別的,只為了我們的國家,馬來西亞。”她是這麼說的。

我國第一任首相東姑阿都拉曼與陳禎祿父子亦師亦友的關係,讓陳淑珠回憶起國父如何尊敬祖父,又如何視父親為好友,輕鬆和他開玩笑。

她舉例,上世紀50年代尚無高速公路,從吉隆坡前往馬六甲要4至6小時車程,每次東姑阿都拉曼南下來馬六甲時,人在古城祖宅的陳禎祿,都堅持留前者在家裡過夜,雖然東姑阿都拉曼每次都從善如流,但其實因客房床褥不舒服,每次都沒睡好。

“國父說不忍向祖父投訴說床讓人睡的不舒服,不忍傷害對方,他們是這樣的友誼。”

陳禎祿在1960年逝世,兒子陳修信在獨立之初,就擔任政府內閣部長,之後曾擔任我國財政部長長達15年,在東姑阿都拉曼的領導下,兩人有更多令人回味的小故事。

比起敬畏陳禎祿,國父與陳修信的相處更像

坐在老鋼琴前,東姑慕娜威拉身后盡是國父身影,照片雖已泛黃,卻如此珍貴,也是她緬懷在18歲時就逝去的祖父的憑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