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人責.大集會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Kuching) - - 廣場 - Tytay@sinchew.com.my《非常常識》周三、五見報《星期天拿鐵》周日見報

宗教學校火災,奪走23個人命,凡有惻隱之心者,莫不心痛。但是,宗教學校校長莫哈末扎希卻有另一番說法,指這是上天意旨,罹難兒童已經是殉教烈士。看了能夠不生氣嗎?身為校長,這位莫哈末扎希先生,他的責任是保護學生免於任何危險,特別是在學校範圍之內。

而這間學校的規劃不符合防火規定,也沒有充分的防火設施。不管失火的原因是什麼,學生住了進去,已經是進入了死亡陷井。學生出了事,他應該第一個承擔責任。但是,他把責任推給了上天,還以上天之名,為受害者冠上“殉教烈士”的名堂。

這些孩子到他的學校上學,是為了做“殉教烈士”去的嗎?有沒有問他們的父母的感受?

他們的父母是希望孩子可以健康平安,長大成人;還是在8歲到16歲,就成為“殉教烈士”?

這種推託,是否間接導致更多宗教學校可以不遵守防火要求,準備製造更多的“烈士”?

過去2年來,共有29所宗教學校發生火災,是 否和如此的態度有關?

當局沒有認真追究人為責任,是不是助長火災一次又一次的發生?

我不是伊斯蘭學者,不敢從宗教角度批評“烈士”說。但是,馬哈迪夫人,茜蒂哈斯瑪女士,說出“天意”和“人禍”的區別。

她到了現場,含淚說道:“(宗教教義)說,好事在天,壞事在人;人們必須為壞事負責;但是,他們現在卻說壞事是上天的意旨,這樣就把責任推卸了。” “把責任推給上天,這本身就是一種罪惡。”我對老夫人的敬意增加三分。

x x x檳城豪雨,百個地區淹水,一人死亡,眾多汽車和房子泡在水中;老人院的老人,還真的臥在水中,太過驚險。

損失不可謂不慘重,人們的生活受到嚴重影響。

州內政治人物卻說是突發狀況,指稱降雨量太大所致。 換句話說,這也是“天意”。檳島幾年來的過度迅速的山坡地開發,缺乏水土保護,河道淤塞,洪水無處可去,看起來,並不是原因。

檳州的治水工程,談多做少,進度緩慢,也不會是原因吧(或又是聯邦政府的責任)。又是天意!有人在網上上載2013年舊新聞,檳州首長當時針對彭亨和東海岸水災,回應說:“我們承諾,如果贏得彭亨執政權,如果我們入主布城,給我們一屆時間,水災問題就會獲得解決。”真幽默!

x x x華社愛國大集會,有1萬5千人出席,場面熱烈。當然有國陣色彩,馬華發動,催出人潮。雖然是政黨動員,但有人沒人,還是得看人們願不願意來,這是自願意志,逼不出來的。最怕的是努力動員而人不來,像是最近麻坡的情況。

過去的淨選盟集會,也經過動員,激起共鳴, 許多人抱着共同的目標和意志,奔走而來。

如果說年前的淨選盟集會,很多華人是抱着反當權,以及支持改革的心態而去,那麼,這一次的愛國大集會,人們又是抱着什麼心態而來?

我想,出席愛國大集會的人們,並不是沒有改革意願,而是希望以溫和的力量,通過國民團結和中庸政策,促成政治的柔性改革,帶動國家的進步。

人們不能否定淨選盟的出發點是為了國家的進步,同樣的,大家也不能否定華社愛國大集會,也是為了國家。當然,表達的方法不同,群眾的背景也不同。這是華社的多元性質,就互相尊重吧!如果能夠做到和而不同,周而不比,那會是華社的進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