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宿學文”注入桃花源

注入“食宿學文”靈魂打造出南投知名民宿“天空的院子”的何培鈞,這次他前進湖南長沙的桃花源景區,要以文創創為核心,驅動當地產業發展,希望建構一個永續生活發展的社區。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Kuching) - - SIN CHEW PLUS - 文:邱莉燕 圖:《遠見雜誌》提供

“忽 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東晉田園詩人陶淵明的〈桃花源記〉,描述了一個人人嚮往的理想世界。

如今,就在距離中國湖南省會長沙約3小時車程的常德市,竟有一個景區忠實呈現了陶淵明的理想世界,名字就叫桃花源。

遠處群峰環繞,樹木林立,花草芬芳,有石階曲徑、亭台碑坊裝點。入夜後散步,蛙鳴是永遠不缺的伴奏。湖畔樹木選用筆直的水杉、白楊,當夜晚來臨,河邊的探照燈亮起,直直的樹影倒映在湖中,美麗得就像藝術家的畫作。估計景區投入總金額為40億人民幣。

行人道每一塊石板上皆有一條條斧鑿的痕跡,顯示出古樸的歷史感。不說不知道,這些刻痕是工人趴在地上一一鑿出。

一間草屋前,特殊設計的燈光,將〈桃花源記〉的字句,投射在地上,非常有詩意。在這個新景區中,也看得到台灣社區營造者的身影。“未來一年,我會把這裡當成自己的故鄉經營,”打造出南投竹山知名民宿天空的院子、竹青庭人文餐飲空間的小鎮文創執行長何培鈞,望着眼前的美景說。他希望在常德建構一個永續生活發展的小社區。

2016年9月,何培鈞第一次到桃花源,只覺好遙遠、好內陸。沒想到10個月後,居然把工作重心放在湖南。他感受到,竹山與常德相隔868公里,但對美好價值的渴望,卻如此接近。

竹山換宿經驗開始兩岸合作契機

竹山社造經驗有機會移植到湖南,源起於一次“專長換宿”。

出生川北的回族女白領冶青,原在北京擔任景觀建築公司的高管,對於大陸地產開發過於商業化,心生質疑。朋友推薦她到台灣走走。2015年,因緣際會以設計專長來到竹山換宿。與小鎮文創的團隊經過數日的相處與對話,對於這座沒落小鎮透過社會創新而重拾活力的理念,有了清楚的輪廓,深受啟發,回到北京後,就把工作辭了,想做點不一樣的事。

之後,她寫下:“我在天空的院子,找到了未來。”

曾經聽過冶青上課的常德市官員,邀請她幫忙桃花源景區“想出路”。來到當地,看到四處的工地,冶青想着,桃花源和中國大多數景區開發的景象沒有什麼不同,“能為桃花源做點什麼,才能真正符合它作為全球華人心靈故鄉的價值想像?”

之後,冶青與何培鈞以微信隔空交流,三番四次邀請合作,希望用台灣社造經驗,為桃花源注入新價值。

何培鈞聽到冶青要在景區內做一個類似竹山的社區,直覺反應不可能。“投資那麼大,竟要做回收超慢的社區營造?”

“桃花源,若沒有良善的社會價值,不配稱桃花源,”冶青則回應。

後來何培鈞心想,景區開園後將有大量的遊客,能讓影響力擴大,是落實華人社區營造示範點的大好機會,願意試試。

但下一個問題是,要做社區營造或許不難,但若這個社區位於一個風景區裡,便會非常困難。當務之急是先從價值觀的交集開始。何培鈞、冶青與小鎮文創總監雲科大數位媒體設計系助理教授張文山,以及品言文創創意總監駱毓芬、水牛建築師事務所主持人陳永興,各自帶領建築、商品設計及學生等,一行20人,在2017年跨年前夕抵達桃花源,深入鄉野調查盤點。

花費九牛二虎之力跟地方政府溝通後,最終把原要蓋五星級飯店的地方,改成原址六十多棟老舊民居盡數保存,重新翻修做社區營造,並命名為“桃花源光點聚落”。

但更大的難題又接踵而至。六十多棟民居的村民已被搬遷到景區以外,人都不見了,怎麼做社區營造?

桃花源光點聚落,因此成為解決居民走了,如何讓他們再回來的問題。

兩岸團隊不斷思考,確認核心價值是以商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決定以文創為核心,驅動“食、宿、學、文”複合的社區產業發展。

第一步: 找回原來的居民

執行面上,若以土壤沉積層為比喻,第一層是引居民回流,上層是社會企業招商,接着用觀光客的消費來支援當地的生活與產品。

未來可能會發生的場景是,祖祖輩輩居住在五流湖 畔的爺爺奶奶,儘管不住在祖厝裡,但變成在家門口賣花給遊客,或一邊奉茶一邊講述家鄉佚事,光點聚落把居民找回來這裡工作。

招商的業態,則以社會企業為主,販售地方文創品牌,如當地的湘繡、黑茶、猈貅飾品、餐飲民宿等。想創業的當地居民、附近的大學生、其他地區的大陸人,甚至是台灣的社會企業,皆可提出申請,審核通過後,由光點聚落陪伴孵化。若是不會做,也有光點學院機制輔導。

“我們會把竹山的經驗移植到桃花源,做一個小型的示範,”何培鈞說。

比如說每個月會有一次由當地的居民,或是外地想到桃花源發展的人,大家一起討論自己的產品與服務能夠如何讓當地變得更好。

第二步: 修建民居,以專長換宿

第二個階段,六十多棟民居修建而成的民宿,可讓擁有專業的人來到桃花源住上三五天,並提出對當地有幫助的創意。“可以是一部紀錄片、一幅畫、一首曲子,”何培鈞指出。

另一方面,針對當地創業者開發產品與服務時遇到的困難,亦可由以專長換宿的外來人“認養”。

舉個例子,當地有些農產品包裝不好看,設計師換宿來到這裡,就可以幫忙設計。

什麼是“食、宿、學、文”的複合發展?就是“讓觀光客變成社會學家”。

作為桃花源光點聚落的總顧問,何培鈞以台灣經驗比喻,竹山的竹青庭人文餐飲空間,實現了“從產地到餐桌再到空間”,客人吃了一頓飯可幫助到當地的3個農夫,使用的餐具是當地陶藝家所捏製,餐廳擺設也用了當地手做的產品。

“這裡凝聚了台灣社造數十年的經驗,來到桃花源的這10個月,濃縮了我11年來在台灣所有的精華。”

何培鈞總結,光點聚落的定調是一年可以幫忙復原多少文化、保護多少生態、多少離去的居民回到這裡等,架構出新的價值觀。

但團隊的企圖心不只在桃花源。當“大景區小社區”的典範成功後,大陸其它景區就會來考察,有機會影響整個中國,讓台灣人的社造功力深入大陸各鄉鎮。

台灣社造的核心價值,正在大陸的小鎮及農村付諸行動。

何培鈞(右二)、冶青(左一)與小鎮文創的團隊攜手為一座將成形的兩岸社造合作示範點,搭起心靈相通的橋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