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再政最愛一馬

峇峇娘惹第六代後裔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Miri) - - News -

若說,峇峇娘惹是我國種族文化融合的珍貴結晶,相信不足為過。

陳再政( Cedric Tan)是馬六甲峇峇娘惹的第六代後裔,他祖上五代都依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保持了純正的峇峇娘惹血統。而來到父輩,開始自由戀愛,父親是峇峇,而母親則是華人。

也因着這樣的家族歷史,讓陳再政既對自身傳統文化珍惜而敬重,也對各族不同的文化精華持以開放的態度。

陳再政似乎是個“食家”,詢及什麼是真正的“一個馬來西亞”?他信手拈來好幾樣“菜單”,其中說得最精彩的就數“鹹菜鴨”。

“鹹菜鴨,除了要有鹹菜和鴨,若加上亞參片(asam keping)、白蘭地酒……味道將會更加精彩。”

他說,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獨沽一味,堅持鹹菜鴨只可以鹹菜配鴨,以保留其作為華人食物的味道,但那樣的話,你就失去其他的可能性。“久了,你自己可能也覺得很悶。”陳再政認為,馬來西亞的多元文化的豐富多彩,就好像一盤放了各種配料的菜餚,你若單單夾其中一樣來吃,味道永遠那麼單調。

“若將各種顏色的菜混在一起,那麼每一口就可以吃到各種味道。這就是馬來西亞的美好。”

促吸收各族文化精華

陳再政認為,各族都有各族的優勢與優點,我們有幸生活在馬來西亞,就應該把握機會去吸收各族文化的精華,成為一個更好的馬來西亞人。

很多馬來西亞人,不願意走入其他族群的社群,而自己身處的社群也不願意對不同種族的同胞開放。

陳再政在本地大學時期對此有深刻的體會。

“華人和華人聚成一群,馬來人、印度人,分得清清楚楚。我卻不這樣想,我 哪個群組都去,有些人會對我的行為感到驚訝,但是我覺得這很自然。”

峇峇話為馬獨有文化瑰寶

陳再政的婆婆只會說“峇峇話”,那是一種類似馬來語但又不是馬來語的語言。80至90%的馬來語摻雜了福建話、葡萄牙語、印度話……形成的峇峇話是我國獨有的文化瑰寶。

在婆婆家,他學會了峇峇話,但母親卻不會峇峇話,因此他以福建話、華語、馬來語跟母親對話,以馬來語、峇峇話跟父親對話,而父母之間則以馬來語溝通。

他說,母親其實是海南人,外婆則是住在吉隆坡的客家人,因此母親家裡的聚會,總是各種方言頻道不斷切換,廣東話、海南話、客家話、福建話、華語……

“我自小就習慣了自然切換不同的語言,這讓我在大學時期很容易就融入各不同種族。”

陳再政(右五)認為,峇峇娘惹的文化中有種善於與他族融合的特質。其實峇峇娘惹,就是始於跨族婚姻與文化交融。左二與右一為陳再政的父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