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才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Miri) - - News -

(檳城30日訊)愛女的心臟捐了出去,還有機會聽到那心跳聲嗎?一句簡單的“我願意”,受惠者或可能會讓這最觸動人心的事,突破重重法律障礙,成真!

盼突破重重法律障礙

據知,去年10月,一名美國父親比爾康聶( Bi l l Conner)踩了2250公里腳車,到邊境見一名墨西哥男子,拿起醫療聽筒聆聽19歲女兒(意外死亡捐獻器官)的心跳聲。這事通過互聯網傳出,感動了世界各地千千萬萬的人們。

而在檳城,捐獻器官遺愛人間的獨生女麥嘉敏 (Carmen,2015年逝世時18歲)的父親麥俊華,也把訴說上述感人的優管視頻分享到其臉書上,並附上一句“我願意”。他這句話也感動了許多網民,更意外的傳到了遠在新加坡,其女兒心臟的受惠者那邊。

無奈,本區域不像美國那樣,可以公開捐獻器官的施與受雙方的身分。不過,想不到只是分享一段優管視頻的動作,讓雙方,準備打破“禁忌”,要來一次高調的約見。

新加坡那名受惠女子之前通過臉書聯絡上麥俊華( Mark),並告訴他不必踩2250公里的腳車,她自己會來找他,讓他聽聽女兒嘉敏的心跳聲。

雙方有意高調的會面,目的和踩腳車2250公里的美國父親比爾康聶同出一轍,那就是要提高公眾對捐獻器官的覺醒。

麥俊華說,馬新兩國的政策,都不允許器官捐獻的施與受雙方得知對方的身分。

捐獻器官原是好人好事,可悲的是人性的醜陋,導致當局必須施行施與受之間身分保密的政策,以免產生不必要的問題。

據知,當局是基於過去的一些不愉快事件,包括捐獻者家屬挾恩向受惠者討錢財,甚至是受惠者被指“以怨報德”,揚言要虐待所得到延續生命的寶貴心臟,反向捐獻者家屬勒索錢財。

不過,麥俊華和新加坡受惠者有意會面,並希望在馬新兩國當局協助下克服上述顧慮,從另一個角度切入,即藉公開這個感動人心的故事,號召更多人捐獻器官,拯救更多的寶貴性命。

至於各方應該怎麼做,當局尚未公佈。

俊華日前接受星洲日報記者獨家訪問時說,在嘉敏捐獻器官之前,他已和妻子陳渼欣(嘉敏的繼母)簽了捐獻器官同意書。

他說,嘉敏生前並未簽署捐獻器官同意書,但由於受他的影響,生前口頭上已同意捐獻器官。

麥俊華是修復建築物結構的承包商,自由主義者,篤信佛教,雖不熱衷於求神拜佛,但平時連吸他血的蚊子,也不打死。

他的良好行為早已深入女兒嘉敏(檳華女中畢業)的內心。嘉敏在大馬教育文憑考到8個A,獲2015年新加坡心臟專科中心的亞細安獎學金,進入新加坡南洋理工修讀護士課程。

正當嘉敏以為能夠實現自小立下要當白衣天使的志願時,她卻不幸在入學不到一年即2015年7月3日,在學校吃午餐時突然昏倒,被送緊急送入醫院。醫生證實她是先天性腦血管

病“顱內AVM”病人,這種病人平時健康,可是腦內部分動脈和靜脈之間缺乏毛細血管,使部分腦動脈與腦靜脈直接相通形成腦動靜脈漏性畸形,導致腦血液動力學上的紊亂,一生之中會反復顱內出血、抽搐、短暫腦缺血,以致癱瘓。

麥俊華曾丟下生意到新加坡照顧昏迷不醒的女兒,到第20天女兒醒了,雖然不能說話,可是手指能動,眼睛可以張開。

肺積水陷入腦死

醫生認為嘉敏的情況對這種病人來說是一個奇蹟,而康復機會是50%。可惜言猶在耳,嘉敏卻突然肺積水,病情惡化陷入腦死狀態。

最後,麥俊華作出相信是他這一生最難且最痛苦的決定,讓嘉敏實現曾經的口頭承諾,把身上所有能夠“再循環”的器官,獻給在生死邊緣掙扎的有需要人士,遺愛人間。 麥俊華感激那一次的捐獻器官安排,而他過後活躍於捐獻器官志工活動,經常受邀公開主講,鼓勵人們捐獻器官。

他曾因為愛女的新聞,一度成為馬新,甚至國際新聞的焦點人 可惜的是,麥俊華的決定作得比較遲,維持身體活性的導管拿開時,嘉敏身上能用的器官只有心、肺、肝、胰腺,以及腎臟和骼血管各兩件。

嘉敏的眼睛已經壞死不能捐出,但即使這樣,她身上的8件器 物,沒想到的是臉書專頁還引起器官受惠者的注意,也讓他和對方有機會見面,聆聽愛女的心跳聲。

每當夜裡靜下來想起這些事,他也和美國父親比爾康聶抱住受惠者時那樣,眼眶都灌滿淚水。 官也可以惠及8個人。

對於麥俊華而言,獨生愛女雖已逝,可是愛女身體的某些部分卻神奇般的繼續留在人間,以另一種方式生存,更大的意義是延續了其他人的生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