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鵰一甲子的夢想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Miri) - - News -

一覺醒來,發現窗外竟已過了一甲子。虛竹盡得無崖子七十年功力,被奉為逍遙派掌門人。

歐陽鋒逆修九陰真經,華山論劍後成了天下第一高手。

楊過飛石擊斃蒙哥大汗於襄陽,揚威中土。

張無忌當上明教教主,張三豐太極神功初創。

令狐沖接任恆山派,任我行重奪日月神教。

袁承志被推舉為七省江湖首領,陳家洛也接掌了紅花會總舵主。

咦?就連韋小寶這小混混,居然也娶了7個老婆,還添了幾個小小寶。

1957 年,降龍十八掌初現江湖,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默迪卡體育場裡,國父東姑帶領國人振臂高呼Merdeka,馬來亞聯合邦嶄露頭角,便要能成大事!

大草原上,郭靖拉開硬弓,鐵箭嗖的一聲,箭去如流星,一箭穿過兩頭黑雕自空急墮;射鵰英雄之名,從草原上騰空而起 - 比之張無忌的光明頂獨抗六大派,脫離西方波斯總教的殖民,前途更為一片光明。

1963年,新加坡沙巴砂拉越加盟,成立馬來西亞,白眉鷹王和天鷹教眾高手加入明教,成了一家人。

1965年,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華山派從此分氣宗劍宗,門下卻各有藕斷絲連。

1969年發生513悲劇,黃蓉、郭芙、楊過之間有些許誤解猜疑,楊過被郭芙 斬了一條臂膀,爾後大度消彌仇恨。

1970年代開始,為達致族群政治和經濟平衡,新經濟政策開始了,韋小寶和夫人們也相敬如賓多年。

1981至2003現代化發展,帶給我們22年的摩天大樓,卻因星宿老怪的化功大法,抽掉人民的多年苦修內力,阿諛奉承掌門人、不敢說真話的星宿派風氣,自此荼毒國家。

近十餘年來,國運下滑,馬幣連年疲弱,公家部門愈發臃腫,大多低效散漫又拖累國庫,官僚主義、貪污枉法事件頻頻被揭發,政經文教諸多不濟,宗教、種族兩極敏感事件接二連三,遭受無良政棍成昆離間江湖各大派的挑撥,兼之中了多招玄冥神掌,還好有忠國愛國又護國的張三豐和武當諸俠,以深厚內力灌入體內,方得以續命;就像令狐沖受傷內力盡失的時候,多得民間眾老實單純、務實工作的桃谷六仙,時時灌注真氣相助療傷。

60年剎那流逝,大江東去,浪淘 盡,千古風流人物,令人不勝唏噓啊。

60年前,《射鵰英雄傳》起始連載於香港商報,郭大俠的俠之大也,至今依舊那麼的正義凜然,降龍十八掌還是那麼澎湃強盛,空明拳永遠那麼的清澈如水──就像馬來西亞的國家傲骨,不會因為玄冥掌寒毒的滲心入髓,向命運低頭而溶蝕變質。

只待學會九陽神功,驅走貪腐濫權的寒毒指日可待;練成乾坤大挪移第七層功法後,可以移走治國低效無能的領袖;身兼太極拳和太極劍,可以柔克剛,轉化離間種族的政棍們;加上聖火令神功,定能令國家盛譽重燃。

只要有能人志士率領武林群雄、千萬民眾,反抗貪污腐敗和高壓統治,即便被大力金剛指扭斷了四肢,也還有黑玉斷續膏接續斷骨,重新站起,雄風依舊。

重獲武林至尊屠龍寶刀,重新揚威經濟、政治、文化和學術的國際江湖──是我們平民百姓一甲子的夢想。

宋明家與檳城椰腳街甲必丹吉寧清真寺:多元共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